苟晶事件:应该拿出对付梁艳萍的劲头儿对付邱老师

邱老师是真正的园丁,嫁接技术世界一流,用自己女儿顶替了学生苟晶。结果,苟晶落榜,邱家女进京上了大学。

当朋友把报道转发给我后,我回复道:不好意思,家乡再次现眼了!

 

我和鲁迅一个毛病,对家乡从不抱大希望。鲁迅从祥林嫂和孔乙己的遭遇,推测出乡亲早已人心不古。我对家乡在教育方面也常冷眼观瞧,仅就山大黑人留学生优厚待遇的事,那眼现得就绝对不算小,可以说,直逼大明湖那汪著名的泉眼。

另有朋友说,你写写吧。我说,不急,容我先看看这帮孙子怎么表演。

我是有经验教训的。去年10月,昆明女孩李心草不明不白就“跳江自杀”了,我手欠写了一篇,结果文章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瞬间归于消失。好像我发出去的不是文章,而是海洛因,晚下架一天,就要毒害一批人。

加上以前的旧伤疤,我知道,很多时候,坏人是需要“保护”的。于是我更知道,除了真正善良的人,其余的全他妈是孙子。

对现今人心之黑,我毫不惊讶,因为多年来的所见所闻,已经让我有了百毒不侵的绝佳体魄。哪个国人真想让我惊讶,除非他告诉我,他已经在火星上开了家婚姻介绍所,仅上季度就撮合成好几对地球人和外星人的美好姻缘;而且他还是自己去的,根本没求马斯克。

我担心的是时间。时间就是金钱,时间也是骗局。苟晶是在1997年高考中被人顶包的,从1997年香港回归到现在,香港人民在前进,作为内地人民中有知识的一批,邱老师的同道们就会原地踏步吗?

 

我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我对某些人原创能力的严重怀疑。不要说那些尖端技术,就是搞个电视综艺节目,还要从韩国人哪里半遮半掩地学两招,然后改头换面,搞得好像是本国的土特产。用大脚趾头都能想出来,这样的头脑能有多少创新的基本功?

邱老师也出息不到哪里去。因为我绝不相信这种技术是他老人家的原创。这种办法可能是国产,但绝不会是山东的省产,即便因千分之一的可能成为省产,也很难相信会是济宁当地的市产。所以,在1997年之前,以及1997年之后,还有没有更多的类似苟晶那样的受害者?

 

不用往远处找,苟晶自己就遭遇了两次。1997年她用成绩当了回“人民教师的女儿”,1998年,她以全任城区前几名的摸底成绩参加高考,再次落榜,并最终在未填报相应志愿的情况下被录取至湖北黄冈一院校。

仅就相约98而言,又有谁的女儿嫁接到苟晶的高考成绩上呢?事实上,苟晶的事情之所以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是因为她在在新浪微博网站陈春秀事件相关微博下发表评论,称自己与陈春秀一样,是高考顶替事件的受害者。

1990年,山东省滕州市鲍沟镇圈里村的齐玉苓,其在初级中等教育毕业考试中的成绩被本村考生陈晓琪顶替。

2003年,河南沈丘县学生王娜娜的高考成绩被张莹莹顶替。

2004年,山东聊城冠县学生陈春秀在高考中被聊城一中学生陈艳萍顶替。

2004年,湖南邵东县考生罗彩霞的高考成绩被同班同学王佳俊顶替。

如此多的冒名顶替事件说明,原创者早无踪迹,依靠强大的山寨本领,在地方各界有势力的混蛋们用这种卑劣的手段,让底层人家雪上加霜,让寒门子弟吃了巨亏,还要承认自己能力不济,技不如人!

 

 

无论是苟晶,还是齐玉苓、王娜娜、陈春秀、罗彩霞,都是寒门子弟。同样地,顶替她们去上大学或其他学校的人,都是家里有背景的,她们的父母在单位担任领导,开会时讲高大上的话,在年底时有关部门的鉴定中,他们无一不是工作能力强,而身为领导,其思想品德、人生境界,更比被顶替学生的老农父母们高出不止几个档次。

难怪人类会有斜视的毛病,一些为善良人所不齿的渣子,在另一部分人眼里,竟然是如此清丽脱俗。这不能不说是人类道德鉴定史上的奇葩

在齐玉苓案中,顶替者陈晓琪的父亲陈克政是村党支部书记。不用外调即可确定,平时陈书记隔三岔五就要许诺一把,要带领乡亲们奔小康。可是,他用自己女儿戳穿了这个谎言,齐玉苓想通过学业自己谋个小康生活,陈书记都能让其戛然而止,他会带领大家奔小康?十足的鬼话。

在陈春秀案中,顶替者陈艳萍的父亲陈巨鹏是县一家商贸公司法定代表人,其舅舅张峰是所在乡乡长。身为一乡之长,那说起话来更要往高处走,“为人民服务”之类的话一三五、二四六地常常会脱口而出。可是,为了让外甥女顶替成功,张峰让陈春秀神不知鬼不觉地从榜上下来,包办一切,“服务”一举成功。

 

在罗彩霞案中,顶替者王佳俊的父亲王峥嵘是县公安局政委。平时王政委少不了对部下谆谆教导,让他们擦亮眼睛抓坏人。其实,哪里用到外面抓,你自己不就是坏人吗?更可笑的是,王峥嵘把女儿顶进了贵州师范大学思想政治教育专业,从一开始就极其不正的思想,能学得了这专业?

或许并不耽搁,某些人不就是边反腐边腐败,两手抓两手都很硬吗?如果这样,那就真的无话可说。怪只怪做群众的不仅觉悟低,而且连想象力都很成问题。

苟晶事件中的邱老师也相当了得。网上报道显示,1993年他到山东济宁工作后,多次荣获城区十佳班主任、优秀教师奖。1998年获得济宁市五一劳动奖章,济宁市电视台曾多次报道其模范事迹。

 

群众个头儿参差不齐,但是组织部门提拔人才的眼光却常常惊人地相似。

我想,如果邱老师不从事教育,而是去做商业,他会不会也成为某家商贸公司的经理?如果他从政,会不会也像陈克政那样,成为带领乡亲们共同富裕的村支书?如果他在乡里工作,他会不会也干到张峰乡长的位置?如果他更威风了,穿上警服,他会不会也成为另一个峥嵘政委,一脸严肃地对干警们说:绝不能放过一个坏人,放过坏人,就是对人民的犯罪啊!

不过,他终究还是擅长移植、嫁接、栽培,这让他一直在园丁的岗位上干到退休。记者在采访中对苟晶说,看你老师可实诚了,一看就是正人君子,一看就是书生气,儒雅得不得了。你觉得他是好人吗?此时,苟晶的脸上下意识地露出让人难以捉摸的微笑表情。

 

我说过要看表演,果然表演并没有爽约。邱老师本人登门了,先是济宁,后是浙江湖州,先是送钱、面粉、水果,搞得跟支前似的,后是带着几名壮汉,像是来沟通,更像是来震慑。在济宁见苟晶母亲时,对方还拿家里第三代人的中考来进行威胁。

有关方面也没闲着。苟晶在微博发帖称自己接到了很多电话,都是在劝自己删帖,希望苟晶不要给地方政府抹黑。这并不难理解,群众马瘦毛长,不管受了多大委屈,上面给两句好话就找不着北了,不眼泪汪汪地连声感谢政府都算是轻的。领导可不是这样,那是精益求精,你这样的贴子不是给领导当年的“政绩”抹黑吗?

 

其实,只要是中国户口的人都能想明白,让女儿顶替别人去上大学,这哪里是一个中学班主任一个人就能做到的?黄健翔那句“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绝不只适用于足球比赛。没有苟晶当年的学校、当地招生办、户籍管理部门、高校招生与学校管理部门等多个环节的协同配合,这件事根本没有办成的可能。

拔出萝卜带出泥。邱老师现在就是“萝卜”,那些打电话让苟晶删帖的会是“泥”吗?十有八九是。当然,还有很多“泥”躲在后面。毫无疑问,“萝卜”和“泥”现在很着急,他们知道,如果苟晶有足够的勇气,坚持到真相大白的时候,他们都要倒霉。

看看当初的陈春秀案中就知道了。除了“萝卜”陈巨鹏和张峰外,还有很多“泥”,包括:

 

冯秀振,冠县教育和体育局正科级干部、冠县一中校长,时任冠县招生办主任

任书坤,冠县公安局烟庄派出所原所长。

郭伟,冠县公安局烟庄派出所户籍警。

崔吉会,冠县武训高中原校长。

李成涛,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聊城市分公司主任科员,时任冠县邮政局副局长。

杜言利,山东理工大学网络信息中心主任,时任该校教务处处长助理。

李文森,山东理工大学工程实训中心副主任,时任该校经济学院学生科科长。

到目前为止,苟晶事件中露头的只是“萝卜”,可是事情背后到底有多少“泥”呢?苟晶说:“我只想要答案!”

 

 

邱老师什么时候能被处理,现在看还是个未知数,但是,就在前几天,另外一个老师被处理得很快,她就是湖北大学文学院教师梁艳萍。

 

湖北大学网站6月20日发布消息,经校纪委研究、校党委审议,决定给予梁艳萍开除党籍处分。经学校研究,决定给予梁艳萍记过处分,取消其研究生导师资格,停止教学工作。原因是,梁艳萍在社交网络平台上多次发布、转发“涉日”“涉港”等错误言论,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违反教师职业道德规范,在社会上造成了极为不良的影响。

处理一个事件通常要有调查组。梁老师被举报后,湖北大学4月2日表示,学校对网友的反映高度重视,已经成立了调查组,正在进行深入调查,将视调查情况依纪依规进行严肃处理。

这样算来,从学校成立调查组,到梁老师被处理,前后耗时不到两个月,堪称高效率。

 

当然,学校认真对待倒在其次,关键是爱国网民给力。梁老师可不是邱老师,邱老师虽然把苟晶的大学梦毁了,但是不糟践一个脑细胞都能想得出,一个被评为十佳班主任、优秀教师、市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的人,那热爱祖国的话还不是张口就来?那种爱国情操岂是梁老师所能比的?所以,在左派网民看来,梁老师才是十恶不赦,敢在祖国面前发表错误言论,姥姥!

邱老师则不同,连采访记者都怎么看怎么觉得他儒雅。在举报梁老师的人看来,邱老师所犯的错误,毕竟是一个爱党爱国知识分子“私字一闪念”所犯的错误,归根到底,是一个十佳班主任、优秀教师所犯的错误。毕竟,苟晶只是一个普通人,她的人生命运和祖国、民族因梁老师,更不要说写日记的方方,所遭到的“抹黑”相比,微不足道。

 

我知道邱老师比梁老师“高尚”,不过,梁老师也是做过贡献的,单就效率来说,我们不得在感谢调查组的同时,向促成此次战果的广大爱国网民致敬吗?如果用对付梁老师的劲头儿去对付邱老师,是不是也会大大提高效率?不仅夺得“萝卜”大丰收,而且会很快完成“清理淤泥”的惠民工程。

中学老师,大学老师,是人生在不同阶段都要遇上的人。我忽然想,作为一个正常人,如果一定要在邱老师和梁老师中间遇上一个,他或她宁愿遇上谁呢?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我选择梁老师,就算湖北大学党委火眼金睛、洞察秋毫,在广大左派网民的大力协助下,一举揭露了梁老师的严重错误,但是,我并不怕坐在梁老师的课堂上,因为她再错误,对我来说不过是“明枪”,而我怕的是邱老师那样的“暗箭”。

所以,我把邱老师送给那些对“明枪”恨之入骨的人。我相信,面对“暗箭”,尤其是一个爱国知识分子、优秀教师射出的“暗箭”,比如高考顶替,他们还是有很大的把握搞定的。我坚信,他们拿得起放得下,搞好了,甚至根本不会像苟晶这样,事情已过去23年,至今仍耿耿于怀。爱国者,心都大得很。

不过,我相信,如果梁老师做我的班主任,以她的品行,我的高考成绩绝不会被掉包。这一点让我有了迎着“明枪”而上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