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司徒雷登》,背后是中国最危险的三年

温乎曰:

总领事馆走了,

甩锅抹黑来了,

很好,很好。

这两件事都是值得庆祝的。

1

1945年2月,克里木半岛的雅尔塔皇宫,迎来主导世界进程的三巨头——罗斯福、斯大林、丘吉尔。

“二战”已经进入尾声,很多事情都要重新安排一下。

他们讨论了德国、波兰、东欧等一系列问题,基本达成共识,未来的世界由美国和苏联瓜分,冷战格局初露端倪。

东亚战场也在讨论范围之内。

雅尔塔会议召开的时候,苏联元帅朱可夫的军队,已经推进到柏林以东40公里,纳粹德国灭亡就在眼前。

而美国主攻的东亚战场,虽然节节胜利,但损失非常惨烈。美国各界相信,想要登上日本土地,需要付出几十万人的代价。

美国感觉不值得,便想请苏联出兵东亚,和美国一起南北夹击日本,尽快结束东亚的战争。

斯大林抽了一口烟斗:“有什么好处呢?”

罗斯福:“五五分成。”

经过讨价还价之后决定,苏联必须在欧洲战场结束3个月内,出兵东亚对日本作战,回报就是外蒙古维持现状,苏联得到中国东北的特权、千岛群岛和库页岛等岛屿交给苏联。

这只是写在纸上给人看的。

他们没有说出口的话是,苏联和美国以长城为界瓜分中国,长城以北是苏联的势力范围,长城以南是美国的地盘。

斯大林对这个结果很满意。

虽然中国共产党是苏联的革命同志,但那又怎样呢,苏联要保证自己的安全范围啊,只能死道友不死贫道了。

当然,这一切都是背着中国签订的,直到6月份,美国新总统杜鲁门才通知蒋介石:“嘿,哥们,中国已经被瓜分了,想开点哈。”

蒋介石有句MMP不知道能不能说。

1945年8月,苏联红军出兵东北,短短一个月时间就剿灭日本关东军,占领东北全境,紧接着便向朝鲜推进,扶持金日成建立政权。

至此,苏联把雅尔塔会议的纸面地盘,紧紧抓在手里。

嗯,我杀人、我不讲信用、我出卖同志......但我依然是一个好苏联。

那怎么保证中国不反抗呢?

美国和苏联想出一个办法,承认国民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蒋介石是中国唯一的领袖,并且让各党派放下成见,团结在蒋介石周围,组成“民主自由”的联合政府。

因为没有主心骨的联合政府,特别好控制。

比如国民党是官僚资本集团,工农业都十分落后,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想生存下去,一方面依赖长江出海口的关税,另一方面仰仗美国的援助。

只要失去援助,蒋介石的政府分分钟垮台,蒋介石想要战胜其他派系继续执政,也要得到美国支持。

反过来说,共产党的根据地都在农村,想在联合政府中和其他势力较劲,也要仰仗苏联的支持。

谁敢不听话,大不了换人就是。

所以一旦成立联合政府,国共两党基本就是傀儡的命,一举一动都要听美国和苏联的指示,中国还有什么前途可言?

而没有前途的中国,才是美国和苏联需要的中国。

促成国共谈判,是组建联合政府的第一步。

中共革命多年,拥有近百万武装军队,斯大林告诉毛泽东:

“国民政府才是中国的合法政府,你们赶紧放弃武装吧,这样就能成为合法党派,将来才能用选举的方式,取得议会席位。”

不用革命死人,还能得到合法承认,多好?

杜鲁门也告诉蒋介石:“中共一旦放弃武装,你们不能再杀人啊,要用和平的方式治理中国。”

国共两党都没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苏联出兵东北不久,斯大林就催促毛泽东到重庆谈判,并且保证毛泽东的行程安全,让他千万不要纠结。

经过43天的艰难谈判,国共两党签定了《双十协定》,中共承诺把军队减为20到24个师,国民党承诺接受中共联合建国。

而且为了让苏联不再支持中共,蒋介石正式把外蒙古给卖了,顺便签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

有美国和苏联的支持,蒋介石很满意。

多年的老对手终于要完蛋了,就算有点军队又如何,本座麾下有400万大军,找个机会就把共军剿了。

唯一不满意的是毛泽东,他对交枪的教训太深刻了,当年就是因为没有枪,才被蒋介石杀的人头滚滚,逼着这个书生喊出“枪杆子里出政权”,现在又要交枪,还嫌伤口不够深?

如果事情就这样发展下去,中国必然像大杂烩一样苟且着,未来所有的波澜壮阔都没有了。

不过没多久,事情逐渐在起变化。

2

1946年3月,丘吉尔访问美国期间,在威斯敏斯特学院发表“和平砥柱”的演讲:

“从波罗的海的斯德丁到亚德里亚海边的里雅斯特,一幅横贯欧洲大陆的铁幕已经降落下来。苏联对铁幕以东的国家进行高压统治,美国做为世界第一大国,应该带领英语民族抵抗苏联的侵略。”

丘吉尔的演讲,一般被认为是冷战的开始。

蒋介石是权斗高手,他听到丘吉尔的演讲之后,马上判断美苏要分道扬镳,以后到底该跟谁走才好?

其实这个选择不难做。

自从“四一二政变”之后,蒋介石就一直跟着美国混,而且和中共打仗多年,怎么可能投入苏联门下?那岂不是说过去几十年都是错的?

只有美国,才是蒋介石的灯塔。

于是在丘吉尔发表演讲3个月后,蒋介石下定决心一边倒向美国,不仅签定了一系列优惠美国的条约,还彻底把中国变成美国的殖民地。

美国商品可以流通中国、空军可以在中国自由飞行、美军可以驻扎在中国大陆......简直和清政府没什么区别。

斯大林发现蒋介石跳车,气得要死。

20年前苏联援助国民党革命,希望能培养一个亲苏的政府,结果蒋介石在27年跳车了,二战后不计前嫌支持蒋介石,居然又跳车了。

真以为斯大林是老好人啊。

于是,斯大林决定扶持中共。他把可以武装十几万人的日本武器库,留给进入东北的解放军,并且还送了50辆坦克和上百门大炮。

从此以后,林彪和四野成为战斗力最强的解放军部队。

斯大林这么做可不是良心发现,他只是要维护苏联的势力范围。既然蒋介石投入美国,那苏联就扶持中共,不就是扶持代理人么,大家都是高手了。

只要中国存在两股势力,那苏联和美国永远都有机会,中国也永远翻不了天。

然而......蒋介石太想统一了。

事实上,统一是刻在中国人骨子里的基因,凡是乱世的风云人物,没有一个不是以统一为己任的,谁要不想统一是没出息。

蒋介石自从掌权以后,一直都想铲除军阀统一中国,虽然努力20年没有成功,但依然屡败屡战永不言弃。

如今蒋介石是国际承认的中国战区领袖,威望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麾下坐拥400万军队,还有美国的军事经济援助,集中全力攻击山沟沟里的中共,自以为成功率有7成。

如此天赐良机,不利用简直要遭雷劈。

根据雅尔塔会议的约定,美苏分别占领长城南北的地盘,包括各自代理人在内,大家都要井水不犯河水,平时不要乱串门。

所以美国听说蒋介石想打内战,尤其是要进攻东北的解放军,坚决不同意。

美国和苏联谈好的事情,突然冒出个蒋介石来想掀桌子,这不是开玩笑么,传到国际上还以为美国家教不严呢,让别人看笑话。

再说了,万一你们打出一个最强王者,美国和苏联怎么分啊。

美国:“乖,不要打仗,好好过日子。”

蒋:“我真的像打仗,要不然睡不着觉。”

美国:“不,你不想。”

蒋介石怒了,我就打给你看。

1946年6月,蒋介石命令国军向解放区发起总攻,号称三个月戡平内乱,而中共则“被迫”迎战,解放战争正式爆发。

美国和苏联在“雅尔塔会议”上对中国的划分,走到现在已经出现一点裂痕,但他们认为不要紧,哪怕国共打成什么样,事情依然在掌控之中。

据说毛泽东下决心开战的时候,翻来覆去想了很久,始终下不了决心。

但我觉得不至于。

中国不可能容许两只武装并存,这个道理毛泽东很清楚。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放下枪杆和平共处的幻想。这一仗在朝鲜都不能避免,何况在中国。

事实上,美国一直在给国府送援助,苏联在精神上也支持国府,因为他们都知道,只要共产党统一中国,必然能把中国打造成铁板一块,到时候他们就没机会了。

中共唯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解放战争的第一年,解放军就消灭国军70万人,并且在孟良崮战役中歼灭国军精锐74师,被动挨打的局面已经不复存在,解放军开始大规模战略反攻。

到1948年的下半年,林彪和东野连续发动攻势,把国军压缩在锦州、沈阳和长春,只等最后一击。华北重镇石家庄、临汾都被解放军收入囊中,西北的彭德怀对胡宗南连战连胜。

想统一中国的蒋介石已经捉襟见肘,而“被迫”迎战的解放军,却看到胜利的曙光。

唯一需要担心的是,美国和苏联的态度。

他们要是不让打下去,或者直接出兵援助,那么解放战争的走向恐怕会变道。

恰好,美国和苏联都被困在欧洲了,根本没有精力插手中国的事情。

3

“二战”结束之后,德国被英、美、法、苏共同占领,每个国家占领一块,做为对德国发动战争的惩罚。

但英美法是一家人,唯独苏联是个铁憨憨。

美国为了增加影响力,说服英法把三国的占领区合并起来,准备成立亲西方的联邦德国,并且纳入马歇尔计划的援助系列。

1948年6月18日,英美法宣布在西占区发行B记号马克,准备用经济战的方式,削弱苏联的影响力。

这下苏联不愿意啊,你们凭什么针对我?

于是在英美法官宣的第二天,苏联占领区宣布发行D记号马克,并且切断西占区和柏林的交通,只留下三条空中走廊。

紧接着,美国对苏占区实行反封锁,不允许苏联紧缺的钢、焦煤等物资进入苏占区。

柏林危机爆发。

美国和苏联的精力,被死死锁在柏林,丝毫不敢分心。毕竟这里是大国对抗的最前线,而且欧洲是重地,一招不慎满盘皆输。

至于中国战场,可以先放一放。

正是“柏林危机”吸引了美苏的精力,国共两党的压力骤然消失,中国的事情可以暂时由自己解决。

这也是解放战争中唯一的窗口期。

如果国共两党在这段时间不能分出胜负,那么等“柏林危机”解决之后,美苏为了维持势力范围的划分,很可能施加巨大压力不允许中国统一,甚至很可能直接出兵。

到那个时候,统一大业恐怕是镜花水月。

毛泽东发现机会,动了。

1948年9月,华东野战军发动济南战役,粟裕亲自拟定作战口号:“打到济南府,活捉王耀武”,短短6天时间国军伤亡22万人,华东野战军俘虏包括王耀武在内的6万人,缴获辎重弹药无数。

从此以后,解放战争形势逆转。

此后4个月,毛泽东命令解放军连续发起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淮海战役,从1948年9月12日到1949年1月31日,短短4个多月时间,解放军通过“三大战役”解放半个中国,国府在长江以北再无可战之兵。

至此,中共对国民党形成碾压的态势。

等到美国和苏联回过味来,中国局面已经大变。

斯大林发现中共已经占领长江以北,感觉还行,算是帮苏联扩张势力范围了,但也到此打住吧。

他不停给毛泽东发电报:“听我的,不要再渡江南下了,见好就收吧......中国需要的是和平而不是战争......万一美国出兵就不好玩了。”

总之就是不让解放军统一中国。

美国也有意见,明明白白告诉蒋介石不要打仗,这货不听话非要打仗,现在怎么样,半壁江山没有了吧。

美国恨透了蒋介石,打算换个不打仗的总统,和北方的共产党划江而治。

对,解放战争进行到这里,美苏的势力范围已经不是长城了,而是根据国共两党的兵力部署,重新以长江为界划分势力范围。

国共两党要么和谈,要么各自成立政府,反正谁都不要再把战争继续下去了。

平衡、平衡、平衡.....懂不懂啊中国人。

毛泽东当然懂什么是平衡,但是中国要强大就一定要统一,不能分裂成几派势力给外国做傀儡。

所以面对斯大林不允许渡江的要求,毛泽东在1948年12月30日发表新年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

大家仔细看这篇文章,完全是针对美苏的:

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向长江以南进军,将要获得比1948年更加伟大的胜利。

1949年我们在经济战线上将要获得比1948年更加伟大的成就。

1949年将要召集没有反动分子参加的、以完成人民革命任务为目标的政治协商会议,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并组成共和国的中央政府。

我们将不怕任何困难团结一致地去实现这些任务。

就是这么硬气。

美国和苏联不让中国统一,那我偏偏要打过长江解放全中国,还要成立国家组建政府,而且我还告诉你,这些事情一定能完成,不信就等着看。

斯大林无语。

正好美国已经把蒋介石撸了,找了一圈,发现桂系的实力最强大,大哥李宗仁是副总统,二哥白崇禧在汉口拥兵几十万,论声望可以团结国民党大员,论实力也可以在战场打仗,就你们了。

1949年1月22日,李宗仁出任民国代总统,然后向中共发出“和谈”请求。其实“和谈”不仅是美苏的意思,国民党也意识到,再不谈就来不及了。

于是,斯大林告诉毛泽东:“要不就谈谈吧?”

既然各方都希望和谈,那就谈谈吧,反正解放军已经占据优势,随时都能发起总攻,不如给大家一个面子。

其实还能谈什么呢,全世界没有哪个国家的人们,比中国人更有家国情怀。统一中国独立发展是胜利者的愿望,不分裂中国也是失败者的底线。

1949年4月20日,李宗仁的国府不愿意在《国内和平协定》签字,谈判破裂,第二天毛泽东和朱德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

4月23日,第三野战军解放南京,攻入总统府。

而5月12日,苏联才撤销对柏林的封锁,“柏林危机”正式解除,美国和苏联有精力插手中国的事情了,但中国的大局已定。

解放军进入南京的时候,毛泽东心潮澎湃的写了一首七律:

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踞龙盘今剩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能改变命运的一年时间,被毛泽东和中共抓住了,让中国避免了沦为大国猎场的命运,只能说国运昌隆。

4

渡江战役结束,中共开始解放全中国的进程,国民政府前往广州。

既然以长城为界划分势力范围的幻想破灭,让中国划江而治也没有实现,美国和苏联是不是可以消停了?

怎么可能。

斯大林感觉中国统一不可避免,便耍了个小心眼。

他一边命令苏联大使馆跟随国府迁往广州,继续营造苏联支持国府的形象,一边又给毛泽东发电报:

只要你们愿意,苏联军队可以退出旅顺,这都是没问题的。但是你们坚持战争,美国很有可能直接登陆作战。”

斯大林的意思很明显。

既然说了美国可能登陆作战,那你们是不是要挽留苏联继续驻军呢?要不然你们肯定很艰难啊。

而且中共建国肯定要争取国际承认,但是苏联大使馆跟随国府去广州了,想让苏联回心转意,那是不是要出点血?

虽然中国贫弱不堪,但苏联收下做个小弟也好。

毛泽东没办法。

美国是支持国府的,中共根本指望不上,未来的新中国必须仰仗苏联支持,只能让苏军继续驻扎在旅顺。

换句话说,苏联的势力范围还是保持下来了。

直到1955年,赫鲁晓夫需要中国支持,才同意苏军撤离旅顺。

再来说美国。

早在1948年10月,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就给马歇尔写信,建议美国用手段把中国拆分的更细碎一些,由张治中和马家军控制西北,各省政府主席控制西南。甚至在和中共建立关系以前,承认西藏的自治地位。

这样一来,解放军就要一个接一个的打下去,中国统一的进程必然要受到阻碍,然后美国就可以继续扶持代理人,做高高在上的离岸平衡手。

看看,用心何其歹毒。

这个号称“爱中国也爱美国”的人,都不愿意看到中国统一强大,更不用说以本国利益为重的美国政客。

总之就是中国越烂越好,美国越强越好。

随着解放军进入南京,国府灭亡已经不可避免,司徒雷登和其他西方国家的大使留在南京,准备和即将建国的中共接触。

中共派到南京外事处的是黄华,黄华曾经在燕京大学读书,而司徒雷登是燕京大学的校长。

司徒雷登很开心,毕竟师生好说话嘛。

他们私下谈了几次,根本谈不拢。

因为司徒雷登的立场是美国,他觉得中共要成立国家组建政府,一定要得到世界大国的承认,如果不能得到世界大国的承认,那么在世人眼中,这个政权就没有合法性。

所以司徒雷登认为,中共必然是急于得到美国承认的。

这就是他手中的筹码。

于是,司徒雷登要求中共的政府,承认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在中国的特权,比如驻军、开放门户方便商品倾销、飞机可以在中国自由飞行。

这不是开玩笑么,中国革命一百多年,就是要把西方列强赶出去,现在好不容易快成功了,司徒雷登还要中共继承国府的衣钵,继续做美国和西方国家的殖民地。

黄华来南京前已经知道分寸,明确告诉司徒雷登:“不可能。”

司徒雷登又说:“中美是可以建交的,不如考虑一下?”黄华告诉他,既然美国想和新中国建交,那就应该先和国府断交,才能谈新的外交关系。

但美国舍不得抛弃国府。

这还谈什么呢,中共要的是废除旧条约平等交往,美国想让中共继续做傀儡,结果就是谈崩了。

而且司徒雷登和黄华谈的时候,建议未来的新中国能广泛吸收民主人士参加。

其实说白了,美国所谓的民主人士,就是接受美国价值观的亲美人士,甚至是一切以美国为标准的香蕉人。

只有符合美国预期,才是所谓的民主人士,如果是中国选出来的工农群众,根本不配做民主人士。

这就是美国的逻辑。

司徒雷登的建议,基本是干涉内政没跑了。

后来司徒雷登不甘心,想去北京直接和高层谈,并且透露出美国可以提供50亿美元贷款,帮助中国实现工业化。

不过他没敢私自去,便请示美国国务卿艾奇逊,是不是可以去北京谈谈?

艾奇逊直接怼司徒雷登:“不能去。”

他是美国驻华大使,要是直接去了北京,可能会提高新中国的威望,甚至让人误以为美国已经承认新中国了。

于是,司徒雷登没去成北京,直接回了美国,刚落地就被警告:不许演讲、不许谈中美关系、不许接受记者采访。

老头的政治生命算是结束了。

而此时的中国,用3年时间在刀尖上起舞,已经走过最危险的时候,最终用实力和胆略摆脱殖民地的身份,开始新的生命。

5

就在司徒雷登离开中国的3天后,美国国务院发表了《美国对华关系白皮书》,把丢失中国的责任全部甩给国府。

这个白皮书有100多万字,详细阐述了100多年来的中美关系,其中还有一封艾奇逊给杜鲁门的信,基本是把美国说成干净纯洁的白莲花,把所有问题都甩锅给中国。

毛泽东看了都很生气,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于是毛泽东奋笔疾书,用一个月时间写下5篇文章:《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别了,司徒雷登》、《为什么要讨论白皮书》、《友谊还是侵略》、《唯心历史观的破产》。

在《丢掉幻想,准备斗争》里,毛泽东警告中国人,美国一定会继续捣乱的,而且中国的“民主个人主义者”一定是美国的内应,因为他们对美国存在幻想,认为美国一定是帮助中国的。

对于美国和这些中国人,唯一的办法是组织起来和他们斗争,只有我们赢得胜利,才有希望在平等互利的条件下打交道。

在《别了,司徒雷登》里,毛泽东又把美国批判了一顿。

他说美国确实有科学技术,但是都在资本家手里,所谓民主政治,不过是资产阶级独裁统治的别名。

所以美国的钱愿意送给蒋介石,愿意送给中国的第五纵队,但是不愿意不识抬举的民主个人主义者,更不愿意给美国人民。

看看这些香蕉人,苦哈哈的心向美国,结果美国都不愿意打赏点钱。

何必呢。

毛泽东还抛出一个观点:封锁吧,封锁十年八年,中国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

这是什么意思呢?

但凡封锁都是两方面的,不仅美国不能进来继续恶心中国,那些对美国有幻想的中国人,也和美国断了联系,这就有利于中国人民改造香蕉人。

而且美国封锁中国,会让所有中国人发现,原来美国不是白莲花,中国也不是一无是处,这种事实胜于雄辩的教育,可以让中国人更加清醒。

封锁十年八年,国内的香蕉人被改造的差不多了,其他中国人也对世界真相有了深刻认识,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

所以。

司徒雷登走了,白皮书来了,很好,很好。这两件事都是值得庆祝的。

现在,我要把这句话改改:

总领事馆走了,甩锅抹黑来了,很好,很好。这两件事都是值得庆祝的。

参考资料:

亲历与见闻——黄华回忆录

艾奇逊致杜鲁门的信 人民日报刊登

司徒雷登在中国的留与走 刘小渔

失去的机会:1949年司徒雷登的秘密外交 李聪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