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微信的告密者越来越少。告密,不是一件值得光彩的事。

写了个公号。尺度有点大,但自忖没触碰到法律法规社会伦理道德的痛点,却总不明不白被显示“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腾讯给出的理由是:由用户投诉并经平台审核,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

我一直以为是审核机器人的误杀,就和百家号一样,好多公号能发出的文章,同步到百家号总是以涉嫌违规而不通过,但你只要申诉一下,还是能被放出来的。机器人没思想,更不会有语境意识,它捕捉的仅是关键词,似乎只要出现关键词,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个。

但前天写的一篇关于《平安经》的评论,让我改变了原先的想法。你的公号文章被删,很有可能是因为有人投诉而导致的。原创删了,白名单转载的却依然顽强存在,这显然不是机器后台的检索删除,而是经过了系统化的人工操作。

有朋友和我说,你是不是被黑粉盯上了?为什么同一热点事件人家写的尺度远超你,结果他没事你却被DEL。我也百思不得其解,于是也尝试以一个莫须有的理由投诉一篇在我看来毫无问题的同一热点文章。反馈结果很快来了:你选择的投诉类型是骚扰,经平台核实,你的投诉类型有误或该文章涉嫌多种违规,已按照《微信公众平台运营规范》进行处理。

原来,一切的根源真是有人举报了你。

检举者,属中性词。如果你检举犯罪分子或犯罪行为,也许你是崇高的;但如果你是出于一种无脑的选边主义,那你一定是卑鄙的。社会需要有人歌颂,同样也需要有人去鞭策。李文亮曾经说过: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

就是这样的。

每个人的口味不一样,你喜好唱赞歌,同样也应该允许别人致哀歌。毕竟以个体的心智,你永远无法明白自己所认知的一切放在历史的长河里,将来会是何种评价。

女学者刘瑜在《伟大的妥协》说:当思想太多地被权力用来当作棍棒,困惑就成为宽容的前提。当人人争当杀气腾腾的真理代言人时,迟疑则是一种智性的成熟。当你知道得越多,你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也就越多。

我想那些检举者,或者告密者一定无法理解刘瑜所要表达的要义。

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凡是伟光正的东西在微信总是不会被删除,哪怕是低级红高级黑。其中以占豪、周带鱼、花千芳、卢克文最为明显。一件有着明显侵害公民权利的事件,套上伟光正的帽子,正能量的味儿就趾高气扬散发出来了。

谁与正能量为敌,那谁就是与14亿同胞们为敌。

这就是那群检举者的可笑逻辑。

无论是灌输者抑或是接受者,应该尽可能根据自己的认知,辨别哪种取舍更合理、更人性或更合乎社会舆情,但如果有人告诉我们网络舆论场只能存在一种调调,哪怕那种调调如何如何正确、如何如何不容质疑,那也许我们就需要开始提高警惕了。

我希望微信的告密者越来越少。告密,不是一件值得光彩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