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为什么让人生厌?

浙商往往自比犹太人,有各种创新的手段,往往所到一处,就能很快让自己拥有巨额的财富。但是他们又沾染上了犹太人的习气,都是极其小气自大,有小智慧无大格局,总希望你对他们慷慨大方,但是他绝对不会白给你任何东西,千方百计算计着怎么赚你的钱,表面上很客气,转身就各种败坏社会行规。

浙商靠假冒伪劣从计划经济中脱颖而出,盘活了市场经济,后来洗白白进军各个领域,比如炒房团、比如进入山西的煤炭领域,比如进入县城的公交领域,最后都搞得一地鸡毛,对当地经济伤害巨大,山西早已经在煤炭领域将浙商踢出,浙商在县城的公交经营中,最后都是欠了供应商的大量的钱跑路了事,至于对房产的炒作,一二线已经被国家控制住,现在他们又盘踞在县城兴风作浪。

他们在各个领域很有头脑,有各种新的方法,甚至深度参与了政府的项目, 作为商人,他们的头脑和马云一样,最初搞定你的口号就是免费:比如免费提供城市交通中所有的路面监控系统给你,你后期的交通罚款分成给我,累计到了我货品的本钱后,这些监控所有权就归属于你地方政府了。这种不要钱给东西的神操作,哪个地方政府不动心呢?

甚至他们敢于喊出口号:免费给政府建办公大楼,一分钱不要。还能拉动你郊区的土地价值,带动城郊发展,说白了就是土地置换,老政府一般在市区,土地开发权给我,我免费在郊区给你建一座富丽堂皇的办公大楼。然后市中心的办公楼我拆了,盖一个现代化的小区,房价每平涨个两三千卖给老百姓。

互联网文化价值观的始作俑者也是浙商,不管你国家有多少种政策,多少种法规,但是浙商都会把他改变掉,现在的互联网斗争已趋于白热化,大家接受了阿里996的价值观后,胜负仍未分晓。于是他们就压迫供应商,做全网最低价,如果你在我的平台不是全网最低价,我就要对你进行罚款。

全网最低价,总让我想起来老娘今晚大减价,全世界的互联网独独到了中国这里就成了摧毁实体经济的毒药,电商到微商,再到什么播商,我看弄傻了政府官员的智商吧,在互联网文化的蒙蔽下,官员们都开始赤膊上阵搞直播,也宣传没有中间商赚差价了。其实差价还是那么多,以前被很多人赚了,现在只被一个平台赚了,这就是实体干20年可能才能达到上市的要求,而互联网干1年就可以达到上市的现金流,敲骨吸血,毫不留情。

现在互联网企业又发现了一个新的挣钱招数,那就是把员工变成个体户,变成个体户之后,就是把劳动关系变为商务“合作”关系,规避劳动法和社保法等法律法规,降低社保费用支出等成本,提高企业效益,是不少企业都想干而且正在干的!最早出这种点子的是浙江某地劳动部门给企业出的!

从过去的工资变成现在的类似于服务费用;在纳税上也不一样,过去是劳动收入,现在作为个体工商户拿到的是经营收入,那么适用的税率也会不一样;基于劳动关系变成合作关系,那么也就需要个体工商户自己来缴纳社保和公积金了,而且要凭着发票才能去单位拿“工资”了。

996从互联网企业蔓延到中国所有行业,包括国企和事业单位,那么把员工变成个体户,也即将会流行起来,经过测算,身份一变,100万员工大概要省出13亿的企业成本,如果别人这样干,你不这样干,你就无法竞争过别人,最后就是人人都这样干。

当年刘强东说,所有快递员都是我兄弟,我要为每个人缴纳社保。当时并不觉得如何伟大,甚至认为理所应当;现在终于理解,从公司经营角度来说,真的需要莫大勇气,这中间的人力运营成本天差地别。但现在刘强东退出了,京东已经完全按照浙商理念去运作了,才能缓过气来与他们竞争。

浙商总是喜欢推销价值观,比如说国企不行,东北企业不行,西北企业不行,他们给出的理由,是人不行,体制不行,官员不行,营销手段不行,北方人脑袋僵化等等,殊不知,如果全国都学浙商的没有社会责任感的话,中国就退回到奴隶社会了。

这种浙商思维培养出来的社会人太可怕,表面上看是一群奋斗是人,其实已经变得非常冷血,甚至回到家里对待家庭成员也是一种咄咄逼人的压迫的腔调。

在阿里文化的带动下,他的体系里面有优酷、苏宁、饿了么、阿里文娱等等,还有从阿里出来创业各个人员,比如有赞等等,他们共同的习气就是以侮辱员工为乐,把员工压榨的一干二净,然后向社会输出他们压榨完了的“所谓的高级人才”,并号称这是他们为社会创造的公益。

互联网应用其实是没有门槛的,他们的盈利是摧毁实体企业和摧毁劳动法来赚钱,最后拉了所有的中国企业来陪葬。如果真有门槛的话,淘宝也不可能轻易被拼多多打的无还手之力, 饿了么在美团面前溃不成军,美国人从来不把互联网企业纳入制裁名单,因为互联网最后会激起老百姓对政府的愤恨。

互联网估计蹦跶不了几年了,但是他们已经想到了后手,就是搞互联网金融和保险,什么有钱花、蚂蚁金服、360借条等等如雨后春笋,然后和美国一样,把生产制造业逼出中国,全民炒金融赚钱,这似乎比干实体轻松多了,但是最后一定会沦落到今天美国的局面,那就是大规模失业,加社会乱象丛生。

互联网应该回归到它本来的属性,工具属性,它不是什么模式和业态,他仅仅是生产工具,生产工具应该是为人类谋福祉的,而不是成为坑蒙拐骗的道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