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大学强奸犯努某某终于被开除了

7月31日晚间,“浙大发布”微信公众号发布通报:今天,浙江大学召开校务会议审议2016级本科学生努某某处分事宜,决定给予努某某开除学籍处分。

说实话,在看到浙大第一次处理结果出来之后,网络舆论铺天盖地,我很气愤。之前人人都说中国大学管理松散,但是没有想到现在竟然到了袒护强奸犯的地步了。。。

今天看到再一次处理结果,我不是气愤而是恶心。明明你第一次处理的结果就有错误,至少有失职(从今天的报告中可以看出,又重新进行了调查取证,说明第一次取证不全)。可是在声明中,浙大缺乏坦率承认错误的态度,还老说自己做了多少工作,是如何如何公正云云。每次听到这样的声明我都恶心,十分恶心。

(下面请允许我爆粗口,不喜者勿看)TMD明明你第一次处理就有问题好吧,你还装什么正义化身呢?你第一次为什么不认真取证,不认真处理?真的是恶心至极。

明明自己第一次都犯了错,可是在声明中却一句话不提,老说自己做了多少工作,是如何认真对待,让人觉得这还是一个负责任的处理,可是你要是知道他第一次处理结果的荒唐,你就……呵呵。想重塑自己的形象至少要先坦率承认自己错误啊!

此处我要借题发挥一下,不喜勿喷。。。此前相当多的事件其荒唐处理在媒体曝光和舆论监督之下都有好结果,可是那些声明也给我同样的感觉——恶心。

其实明明自己第一次处理就有问题,可是往往舆论监督下的第二次声明中对自己第一次的处理中的失误只口不谈,还老是大肆宣扬自己做了多少了不起的工作,其实本质就是“标榜”自己正义的化身的形象,真的是恶心至极,好不要脸。不怕这个社会有不要脸的人,不要脸的人不可怕,最可怕的是那些本身自己就不要脸还要装作自己要脸并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在街头游走的人,这种人真的是好不要脸!扯远了,回到正题,针对这个第二次处理,其实还有几点问题值得讨论:

一、第一次的处理到底为什么不开除涉事学生?

这是我个人最疑惑的问题,这个第二次的处理声明照样是只口未提。难道我们的大学真的已经到了袒护强奸犯的地步了?这个第二次声明老是再说自己做了多少调查取证,可问题在于,第一次处理的时候法院已经有结论了,就是强奸,事实已经清楚了,不管你再怎么取证,也只是加重他的处罚,可是就强奸这一条,难道还不够开除学籍吗?学校到底在袒护什么?到底在纵容谁?这二次声明中没有说明。

二、第一次的处理是否合法合规?

第一次处理前法院的结论就是强奸,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没有开除学籍,相关的程序都合法吗?浙大在第二次的处理中有没有对第一次的调查处理过程复核?

三、难道第一次的荒唐处理就没有处罚、甚至连一句坦率的道歉都没有吗?

无论如何,第一次的处理都是有问题的,第一次做出处理决定的相关责任人都应该被调查,就算没有徇私枉法,至少有处置不力的过错,难道这些人就不受到处罚吗?

再不济,至少找个顶包的啊,比如浙大可以这样申明:经查,对涉事学生努某的处理意见被譬如什么清洁工/门卫/临时工偷走掉包,学校宣传部门没有认真核查,才导致对努某的处理出现问题。因此我们决定,开除涉事清洁工/门卫/临时工,同时恢复对努某此前的处理决定,开除其学籍。这样至少能让我们觉得你是以一种负责任的态度在处理啊!(故事纯属虚构)

四、浙大自身到底如何看待第一次的处理决定?

从第一次的荒唐处理结果被舆论关注,到这次声明出来,浙大本身其实没有对第一次荒唐的处理结果有一个明确的定性或者说态度,这和浙大的身份太不符了吧!错了就是错了,就应该有一种坦率的承认错误的态度!什么算是坦率的态度呢?就应该像影视剧中那样,弯腰低头90度来认错!这个二次声明中,浙大没有一句话在承认自己第一次的处理是有问题的,第一次做出决定的相关责任人是有问题的的,这算怎么回事啊?

写在最后:恶心,恶心,还是恶心。

读完这个二次处理决定,不觉得浙大对这事件多重视。相反,最让人理解不了的就是他不承认自己的错误,没有相关责任人来对第一次荒唐的处理结果负责。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浙大在这件事情上完全背道而驰,实属无耻,二次声明也就是随便弄弄糊弄舆论和媒体了……其实不是浙大本身出了问题,而是管理浙大的人出了问题。

很无奈的是,出了问题,我们的那些监督部门,那些强有力的监督机制全部失灵,集体哑火……谁又能来监督浙大出个三次声明呢?看看那时的声明是怎样的嘴脸?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明知道是有问题的,我们就随便弄弄来糊弄舆论和媒体就过去了,可是你别说,媒体还真好糊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