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如果武松答应了潘金莲,行了那云雨之事?

那天,如果武松答应了潘金莲,情况又会怎样?

  1. 让我们再来回忆一下当时的情景。

大雪过后,地冻天寒,武大被这妇人赶出去做买卖,央及间壁王婆,买下些酒肉之类,去武松房里簇了一盆炭火,心里自想道:“我今日着实撩斗他一撩斗,不信他不动情。”

中午,武松下班回家,潘金莲要跟武松喝酒,武松说等哥哥回来一起喝呗,金莲说不用等,他啥时候回来不一定呢,咱俩先喝着。

我跟你讲,撩汉也好,泡妞也罢,要想成功,先拿酒冲,一定要喝酒,自古酒色不分家,酒壮色胆,三两酒下肚,平时不敢说的话,不敢做的事儿,都敢了。

在酒精的刺激下,人最容易放纵。据不完全统计,世界上83%的奸情和75.4%的恋爱,是从酒桌上开始的;人生中第一次为爱鼓掌,有65.68%发生在酒后。

除此之外,喝酒还有一个好处,万一被拒绝了,大家也有个台阶下:不好意思啊,那天喝多了

潘金莲深谙此道,那天,她借着酒劲儿,对武松言语挑逗,甚至动手动脚:一只手便去武松肩胛上只一捏,说道:“叔叔,只穿这些衣裳不冷?”

武松也不傻,心里明白嫂子的用心,但一直忍着没吭声儿。

潘金莲以为武松是害羞,干脆把话挑明了:“你若有心,吃我这半盏儿残酒。”

这下武松恼了,劈手夺来,泼在地下,说道:“嫂嫂休要恁地不识羞耻!”把手只一推,争些儿把那妇人推一交。武松睁起眼来道:“武二是个顶天立地、噙齿戴发男子汉,不是那等败坏风俗、没 人伦的猪狗,嫂嫂休要这般不识廉耻,为此等的勾当。倘有些风吹草动,武二眼里认的是嫂嫂,拳头却不认的是嫂嫂!再来休要恁地!”

钢铁直男,一点不会拐弯儿,直通通就给怼回去了。搞得潘金莲很难堪,只好说:“我自作乐耍子,不值得便当真起来,好不识人敬重!”我跟你开个玩笑,你咋还当真了呢。

2.那天,如果武松顺水推舟,答应了潘金莲,又会怎样?

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必须要达成一个共识,那就是,潘金莲追求武松,虽然有悖伦理,但情有可原,可以理解,值得同情。

为啥?因为潘金莲与武大郎的婚姻,毫无感情基础可言,其合法性也有待商榷。

当初潘金莲在清河县一个大户人家做丫鬟,男主人见色起意,欲非礼金莲,金莲不从,转身跑到女主人那儿告状,男主人因此怀恨在心,倒贴嫁妆,把她嫁给了武大郎。

潘金莲长得有多好看,大家在电视里都是见过的,书中描写:眉似初春柳叶,常含着雨恨云愁;脸如三月桃花,暗藏着风情月意。纤腰袅娜,拘束的燕懒莺慵;檀口轻盈,勾引得蜂狂蝶乱。玉貌妖 娆花解语,芳容窈窕玉生香。

再看武大郎,侏儒症患者,形状猥琐,外号“三寸丁谷树皮”,又老又丑又穷。

让金莲嫁给武大,带有明显的羞辱和惩罚性质,我叫你不让老子摸!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好白菜专门让猪拱。

这桩反差巨大的婚姻在清河县传为笑谈,县里的浮浪子弟经常去骚扰金莲,欺负武大,俩人在清河实在待不下去了,才搬到了阳谷县,在紫石街租了一间上下两层的临街门面房,靠卖炊饼为生。

也就是说,潘金莲首先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受害者。

任何违背女性意志的婚姻都不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潘金莲与武大郎并无感情基础,被男主人恶意报复,才下嫁武大。所以,作为一个正常的女性,潘金莲无论是追求武松,还是被武松拒绝后与西 西门庆相好,都无可厚非,跟我们生活中常见的渣男渣女婚内出轨恋爱劈腿有本质的区别。

再来看武松。那一年,武松25岁,别的同学孩子都会打酱油了,武松还是孑然一身,标准的大龄青年。

但武松跟他哥可不一样,出场的时候,施耐庵用了一大段文字描述武松的形象: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语话轩昂,吐千丈凌云之志气。心雄胆大,似撼天狮子下云端;骨健筋强,如摇地貔貅临座上。如同天上降魔主,真是人间太岁神。

总之,就是又高又帅,人见人爱,这样的男嘉宾,在婚恋市场上是很抢手的。

上学时候傻,只知道打架斗殴,也没正经谈个恋爱,如今做了阳谷县都头,相当于县刑警大队大队长,身边自然不缺女人。

《水浒传》第二十四回,潘金莲勾引武松的时候,曾经问过:“我听得一个闲人说道:叔叔在县前东街上,养着一个唱的,敢端的有这话么?”

武松当时还不承认:“嫂嫂休听外人胡说,武二从来不是这等人。”

无风不起浪,真的也好,假的也好,反正武松可不是一个只知道打打杀杀,不懂男女之情的粗人。

应该说,武松对潘金莲的第一印象非常好,本来他在县衙有宿舍,还有士兵伺候,上班打卡也方便,但嫂子让他搬到家里住,早晚要些汤水吃时,奴家亲自安排与叔叔吃,武松并未拒绝,满口答应,当天就把行李搬了过来。

从此以后,潘金莲每天给武松烧洗面汤,舀漱口水,安排饭食,照顾的无微不至。

小叔子也挺懂事儿,礼尚往来,取出一匹彩色缎子与嫂嫂做衣裳,你看,还知道给嫂子买礼物。

明明单位有食堂,街上有饭店,但武松每天中午还是赶回家吃饭,不论归迟归早,

那妇人顿羹顿饭,欢天喜地伏侍武松。

请注意,武大郎在外面卖炊饼,中午一般是不回来吃饭的,就叔嫂二人吃。

你也知道,武松爱喝酒,干公安的平时应酬多,但武松是能推就推,尽量赶回家跟嫂子一起吃饭。

真的,潘金莲勾引武松那天中午,武松亲口说的:“却才又有一个作杯,我不奈烦,一直走到家来。”刚才又有人请我喝酒,我不想在外面喝,推掉直接回家了。

你看,哪儿好也不如家里好,叔嫂关系相当和谐,相当融洽,这才有勾引的基础对不对。

武松英雄气概,一表人才,潘金莲花容月貌,风情万种,平心而论,这才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换句话说,武松之所以拒绝潘金莲,并不是不喜欢她,而是恪守公序良俗,忍痛拒绝。

3.如果武松答应了潘金莲,又会怎样?

首先,心理上过意不去。毕竟是大哥的女人,做兄弟的跟嫂子好上了,传出去不让人笑话吗?武大郎会怎么想?周围邻居会怎么看?自己良心不会痛吗?

其次,有职业操守约束。我们知道,北宋时期,公务员私生活管理相对宽松,你在外面找多少女人都没关系,单位不管,传言武松在县前东街上,就包养着一个小歌星(《水浒传》第二十四回,潘金莲亲口说过)。平时下班喝个花酒,唱个歌按个摩洗个澡泡个脚耍个大宝剑啥的,都没问题,领导率先垂范,当朝天子宋徽宗就是青楼常客,只要不是工作时间,只要别影响第二天工作。

但是,叔嫂通奸,这可是有悖伦理纲常的大事,人性泯灭,道德沦丧,是天大的丑闻,本人身败名裂倒在其次,对整个阳谷县政府的形象,都将产生无法挽回的恶劣影响。

此事兹大,所以,武松坚决抵制住了不健康思想的侵蚀,严词拒绝了美色的诱惑。

拒绝了潘金莲,打虎英雄的名节固然是保住了,可由此造成的严重后果,却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

潘金莲求爱不成,在隔壁老王的撮合下,与阳谷县青年企业家西门庆搞在了一起,被捉奸后,潘金莲受王婆指使,毒死了武大郎,武松为兄报仇,斗杀西门庆,手刃潘金莲,最后,王婆被剐刑处死,加上武大郎,这就是4条人命。

再后来,武松醉打蒋门神,得罪了孟州黑社会和官府,张都监设计陷害武松,武松在押解途中,大闹飞云浦,杀了两个官差,两个杀手,这又是4条人命。武松气不过,又返回孟州,当天晚上,血溅鸳鸯楼,制造了孟州历史上最骇人听闻的恶性杀人案件,不但杀了张都监、张团练、蒋门神,连同家眷、丫鬟、马夫,甚至包括张都监许配给他的未婚妻玉兰,一个不留,全部杀死,一口气又是15条人命。

从武大郎被毒死开始,短短几个月时间,整整24个鲜活的生命,直接死在武松手里的就有22人。多少孩子失去父亲,多少老人失去子女,多少家庭支离破碎,而这一切的起因,难以置信,竟是因为一次爱的拒绝。

  1. 是的,这场惨绝人寰的悲剧本可以避免。

那天,如果武松答应了潘金莲,潘金莲就不会跟西门庆好,就不会谋杀武大郎,武松也就不会斗杀西门庆,潘金莲和王婆也都不会死。

武松不杀人,自然不会被发配孟州,也就不会卷入快活林酒店产权纠纷,不会醉打蒋门神,不会被张都监陷害,飞云浦和鸳鸯楼那些人也都不会死。

如果武松答应了潘金莲,就不会犯下这些滔天大罪,自然也就不用上梁山落草为寇,继续在阳谷县做公务员,虽然可能会因为这场绯闻影响名誉和进步,但男女关系这种事我跟你讲,别看当时闹得满城风雨,时间长了,就没人说了。

更何况,武都头也不是省油的灯,大家最多是背后议论议论,谁敢当面啰嗦?!

就这样,武松和潘金莲勇敢冲破世俗的桎梏,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不久,武松用潘金莲的名字创办了武二郎武术学校,自己毕竟有公职在身不方便,基本在幕后指挥。在潘校长的英明领导下,学校发展迅猛,仅打虎培训班就连续办了36期,学员遍及全国,二郎武校与蓝翔技校一起,被业界誉为山东教育双星。

除此之外,武松还注资参股了景阳冈酒业公司,并逐渐成为第一大股东。目前,三碗不过岗品鉴酒在汴京证券交易所上市相关工作正在有序推进。

至于武大郎,也曾伤心流泪,也曾黯然心碎,不过后来想通了,有一种爱叫做放手,不是你的就别再勉强,从此专心事业,在武松和潘金莲的帮助和扶持下,炊饼生意越做越大,武大郎炊饼最终进入山东食品行业500强,为阳谷县域经济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他本人也与开生药铺的西门庆一起,连续多年被评为阳谷县致富带头人,十大优秀民营企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