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这样,你就看懂了平安经

2008年汶川地震时,山东《齐鲁晚报》发表山东省作协副 王某“词作”,有“纵做鬼,也幸福”“亲历死也足”“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等语,从另一个角度表现出“语不惊人死不休”。

中国作协会员、内蒙古作协秘书长兼副 、内蒙古公共关系协会副会长田某发表过下面几首“诗”:

“恶浪滔天冲天崖/美帝又来闯南沙……美帝你算求老几/猛狮已醒露凶牙”

“求”是骂人的方言的同音字。“猛狮已醒”显然是用了“东方睡狮”的典故。把中国比为“东方睡狮”,传闻出自拿破仑之口。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以为他的意思是说,睡狮一旦苏醒,便无比强大。其实拿破仑并没有说过“东方睡狮”。西方人所说的“睡狮”,意思并不是你所以为的。

十九世纪,西方驯狮师用涂抹鸦片的牛肉来喂狮子,狮子上台表演时,表面上还能张牙舞爪,大声嗥叫,实际上却少气无力,不会危及人的安全。在田某的诗刚被疯转时,李某在群里说:就算“猛狮已醒”是“国家强大了”的意思,那“露凶牙”又是何意?作协副 居然不知道“凶”是贬义词。当过多年编辑的李某,会揣测作者的意思改稿,按田某的意思,应改为“露利牙”。

“田老半生很精彩/一路走来一路歌……腰缠万贯到作协/提携青年不嫌烦/田门弟子日益多”

是因为腰缠万贯才到作协,不是因为写过好作品。他倒是说了大实话,李某欣赏他的大实话。“田门弟子日益多”,这样的人能教出什么弟子?这些弟子又将如何作用于社会?这才是可怕的。

“……心间灵感开大悟/顷刻挥笔诗词赋/偶尔走出居民户/领个大嫂散散步/任你别人咋耻笑/自慰自乐管不住”

“自慰”是自己一个人解决性胀满、宣泄性能量并获得快感和慰藉的行为,是正常的生理需求。这是一种无损于他人的行为,这种行为也可以写成诗的,但不是这种写法。李某知道,田某这里的“自慰”,不是这个意思,那为什么不把“自慰自乐”改成“自娱自乐”呢?“领个大嫂散散步”又是什么意思呢?

“头顶白帽黑衣裳/夫妻双双并肩翔……虽然嘴多正能量/只报喜事不报丧”

他说喜鹊虽然嘴多但正能量。他也是属于嘴多但自认为正能量的人,他痛恨传播“负能量”的人,他正是因为批判作家方方传播“负能量”而引起一些人的追捧,致使其“作品”广为流传。一经流传,便让稍微懂得文学的人,看出了他这个省级作协副 的水平。这也是一种“捧杀”。

遭遇这种“捧杀”的,还有另一个“着作”等身的“作家”,对,就是近日大出其名的贺某。他的头衔更多、身份更牛,择其要如下:吉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法学博士、历史学博士,二级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请看贺某所“着”的“平安经”(不要用坏了书名号)。

“眼平安,耳平安,鼻平安……”“1岁平安,2岁平安,3岁平安……”“西安火车站北站平安,郑州火车站东站平安,上海虹桥火车站平安……”

全书就是这样罗列着大量的“XX平安”。“XX”是地名、人体器官等。该书2019年12月出版,336页,16开本,平装,定价299 元。

大家只注意到书的内容“惊人”,忽略了定价惊人。李某2019年12月也出了一本书,页数差不多,定价29.8元,是“平安经”的十分之一。

“平安经”被当地媒体称为“儒林巨制”。当地某部门微信公号曾刊发书评,说“学者阅读此书,顿悟平安哲理,商贾阅读此书,企业平安无虞,民众阅读此书,安享世间太平”。

据《吉林日报》报道,今年6月7日,吉林省朗诵艺术协会邀请十余位知名专家、学者、诗人共同参加了“助力平安中国、平安吉林建设暨《平安经》公益朗诵活动”研讨会。本书是以“经”为载体,以歌诀、歌文形式撰写的平安颂歌。澎湃新闻注意到,吉林省应急管理厅官方微信公众号曾于今年5月9日发布作者为张咏的“拜读《平安经》感言”。张咏在感言中写道:“《平安经》作为跨国传世的经类大作力作,是历代和当代仅见的首部平安经书,由人民出版社和群众出版社联合出版发行。作者博学多识,拥有警察和专家双重身份,已出版专着 35部 。从他的新作《平安经》中,令人感知到一位学者深邃的灵魂和宽广的情怀。”本段摘自澎湃新闻。

据央视记者孙建德报道,7月28日,人民出版社声明从未出版此书;目前,此书已在电商平台下架。

要知道,“非法出版罪”在我国是要判刑的!当李某正在为贺某捏一把汗时,另一家出版社出来说话了:

“我社出版《平安经》一书造成不良社会影响,暴露了我社政治意识不强、管理责任缺失、审核把关不严、出版流程不规范等严重问题。我社将配合有关部门做好调查工作,严肃查处违规行为,依法依纪追究相关责任人责任,认真总结剖析、深刻吸取教训,切实加强图书出版管理,坚持正确出版导向,努力为广大读者推出更多优秀图书。感谢社会各界和广大读者对我社工作的监督。”

有人为贺某打抱不平,说他是个好官,只是此书被吹捧得有些过了,引起反感,再加上不同声音刚出现时,没有做好危机公关,只是删帖,更加引发反感,所以,才导致今日这个局面。

李某认为,好官与坏官是相对而言的,比起已经被查出来的触目惊心的官员腐败案件,上述这些喜欢文学的官员,除了抄袭出书的,应该不会很坏。李某年轻时曾着文论证过“喜欢文学的人不容易犯罪”,希望上面这些官员,不要打李某的脸。如果他们的书都写得很差,也可以说明他们没有抄袭。

至于出版社,就不要甩锅了,以前,一个书号几万元,现在,你们没有倒卖书号,改成“协议出书”,由作者包销,你们把书号费计入书款,比作者买书号自己找印刷厂印书,要贵得多。至于书稿的内容和质量,与李某合作过的出版社,倒是很认真的,一审再审,值得李某尊重。有“个别”出版社,是不管这个的,只要有钱,都可出书。

有个退休工程师,姓叶,不差钱,七十多岁了,疯狂出书。他2019年在网上所发一首较长的情诗,注明“原创于20080818广州南沙”(看来是个“8”字迷),抄袭了李某2005年发在同一网站的《短信时代的365封情书》。拙着《短信时代的365封情书》2005年1月14日开始在天涯等网站连载,每天一首。

2005年的版本及后来修改过的版本,不管是整部书稿还是其中各首诗,在网上发表后都被广为转发,叶某抄袭的源头,肯定是2008年之后才转发的,所以,叶某才注明“原创于20080818”。他所抄的版本,是李某修改过的版本,与2005年的版本相比,只是略改。由于诗较长,粗看以为叶某一字不差地照抄了这个版本,细看才发现,他居然把“衣架”改为“包装”,把“只有韵味无法模仿”改成“我的韵味你无法模仿”。

这几字之改,暴露了叶某不懂诗。把“衣架”改为“包装”,莫明其妙;最搞笑的是,全诗是“我”赞美“你”的,到了最后,怎么就成了“我的韵味你无法模仿”呢?

李某想看看他所出的书,有没有抄袭。如果出版的书也有抄袭李某的,便值得打官司了,发在网上的作品被抄袭发在网上,这种情况太多了,仅凭这点,李某还不想打官司。李某便想买下他所有的书,可自从他被曝抄袭之后,有一本诗集便买不到了。

其他的书李某在网上买来后粗粗翻一下,拙劣得不堪一读,应该没有抄袭谁的。看了他的书,李某更加相信,只要有钱,只要书没有政治导向方面的问题,写作水平再低劣,也能出版的。反正书不用卖给别人,由作者自己买回去,出版社赚书号费、印刷费,就够了。

最搞笑的是,其中有一本叫“释梦实例”的书,全书没有一个实例,是从古至今各种解梦断语的汇编,比如“梦见棺材,升官发财”(李某注,这是用谐音释梦,是无稽之谈。李某是不会这样释梦的),这些断语,部分来自着名的“周公解梦”,部分来自民间流传及别人的汇编,在网上一搜,就能搜到很多。这类断语就像谚语一样,如果只是将它们汇编成书,没有任何解释、论证和实例,就不能说是“着”,只能称为“编”,这一点,以及“实例”两字的意思,叶某不懂,出版社也不懂?

好了,不谈叶某了。回头再说“平安经”吧。

有篇与李某此文同题的文章,写得比李某好。好文总会被不断转发,李某看到的,不知已被转过多少手了。刚有互联网时,李某就发现,这片土地上的网民,在网上转发别人的文章,是不喜欢保留作者署名的,大多数连“转”字也不注明。李某为此不断呼吁:“转发或者引用,作者明确的请注明作者,作者不明确的请注明‘转’或者让人家知道是引用。”时至今日,这种现象仍普遍存在。李某不知同题好文的作者是谁,下面摘录同题好文中的一些文字,并向作者致敬。

年,四平师范学院的政治系教师贺某开始了自己仕途生涯,进入了吉林省委组织部。1999年,还在组织部任职的他,进入吉林大学攻读世界经济硕士学位……硕士还没读完的他又去吉林大学报了个法学博士。一边读经济学硕士,一边读法学博士,还能兼顾自己在省公安厅和通化市公安局的工作,真的很让人佩服。耕耘最终是有收获的,贺某成了‘学术型官员的代表’。

2003年和2017年,贺某分别拿到了法学博士学位和历史学博士学位……他带着博士生和研究院写了大量论文和专着……无论后来官当多大,书出多少,他一直没忘自己的学者本分……体现了一名公安部智库专家、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良好的学术风范……据介绍,贺副厅长的书法作品被海内外权威机构和人士收藏。不知道收藏价是多少……他说过:有的同志干面子活,缺少踏踏实实的作风,长时间组织上和大家都会知道你是名牌还是残次品。”

年吉林省机制纸及纸板产量为51.59万吨,同比下降14.47%。一位学者型官员,眼看本省纸张产量下滑,亲力亲为搞创作,扩大产能,难道不应该奖励吗?不信你去看新闻,2020年上半年,吉林的纸张产量大涨24%。这是谁的功劳?”

在疫情期间各业停产减产之际,只靠“平安经”就能使吉林的纸张产量大涨24%,这应该只是同题好文的作者的猜测,这现代版的“洛阳纸贵”,李某是不相信的。但李某还是要问,“平安经”出版八个月来,共印了多少,卖了多少,卖家主要是哪些单位和人士。

李某还要问:高官的书画作品和书,被势力范围内的政府部门、企业、学校等单位以及个人购买,这算不算腐败?如果不算腐败,李某建议官员们,卖书画比卖书好,因为一幅书画作品,只要人家愿意买,卖几百万也不算高,而一本平装书,比如“平安经”,卖299元,十倍于市场正常价,影响就不好了。更重要的是,卖一幅书画作品,收几百万,不会有什么动静,要靠卖书收几百万,得卖多少呀?书卖得多了,肯定会引起关注,甚至成为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