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内循环、新的下乡、让 年轻人到农村去

7月底的重要会议,正式提出了“国内大循环”。网上很多人说这和改开前的“自力更生”很像。是否真像,得看提出的原因以及以后怎么发展。现代史上我国多次提出过“自力更生”。但往往是在最困难的时候对这一点尤其强调,例如1942年世界反法西斯运动陷入低潮,美国、苏联都很困难,暂时无力支援我们;又如1950年代后期中苏交恶,再如1960和1960年代。

正式提出这个口号是在1975年1月17日的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内容是: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勤俭建国,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新中国。

从道理上说,上面每个字都是正确的,从不过时。那也是一个激情年代。我们这次提出“国内大循环”,一个背景是类似的:对外贸易有可能明显萎缩,我国的外贸盈余,有可能大幅下降。请注意是“有可能”,没说一定。但这种可能性很大,因为我国外贸盈余的两大国家:美国和印度,都在和我国闹越来越大的别扭。

具体原因不必多说,总之都是他们不对,我们不可能有错的。现在他们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我们必须做好丢失这一大块盈余的准备。另一个贸易盈余的重要地区是东盟,但因为美国不断在南海兴风作浪,制造紧张局势,有可能搅浑很多东盟国家的头脑,比如在南海主权问题上搞事儿,很不利于我国和东盟的贸易。

有数字为证。2019年,中国对美贸易盈余高达2957.95亿美元;对印度贸易盈余3917.4亿元,大约560亿美元;对东盟的贸易盈余也高达773.8亿美元。三者相加,高达4291.75亿美元。而2019年我国总的外贸盈余是2.92万亿元,按汇率是4171亿美元。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这三个国家和地区,我国的外贸将是赤字。

大家别小看东盟那些第三世界国家,他们是我国第二大贸易伙伴。第一大是欧盟,美国只能排第三。东盟里的印尼是世界人口第四大国,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都包着南海,和我国贸易密切。但是排第三的美国,贡献了我国70%的外贸盈余(曾经在90%以上),而美元又是全球硬通货。所以对美贸易极为重要。我国和美、印、东盟的贸易肯定不会断,但既然美印屡教不改,并在南海制造紧张局势,我们就必须需要做好准备。如果我国的外贸盈余有可能大幅下降,后果是什么?

按照顺序,有以下后果。

一、我国在海外的很多大型项目,将难以继续。很多项目都是我国垫付的,中亚、非洲、拉美那些国家本来就没钱。没钱怎么办?我们垫付,钱先欠着,等以后项目建好,再靠贸易还账。但已经垫付了几万亿美元的很多项目都在半途,继续建造还需要钱,我们还能垫付多少?这只是一方面。项目建好之后到底能否产生利润,产生多少利润,都不好说。总之,继续垫付不太现实,但不垫付,项目就会立刻停顿。这些国家如果再趁火打劫……

二、国内油价和粮价明显上涨。2019年我国进口原油5亿吨,粗略按一桶50美元计算,大约需要1750亿美元。同年,我国进口农产品1499亿美元,两者总计3250亿美元 。进口粮食和石油,都得靠其他方面的外贸盈余。如果和美印的贸易规模大幅缩减,我们还有那么多钱进口油粮吗?和石油相比,粮食肯定更重要,所以可通过继续提高国内油价的方法来抑制消费,减少外汇损耗。

但油价的上升将导致物流成本的继续上升,进而导致一系列产品和服务价格的上升,最终,也将导致粮价上升,否则农民种粮将更无利润。搞农业没利润,年轻人有多少会回农村?这和高层的某个决策是矛盾的。近期高层有个决议,要动员学生党员、团员下乡兼职基层干部,要争争取在2022年 以前组织超过1000万人次的大中专学生下乡,希望把年轻人留在农村。道理很简单:城市就业困难,就鼓励年轻人进农村。这很类似于过去的“上山下乡”运动。

但问题是,“上山下乡”运动是让学生和知识分子拜农民为师,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干苦活累活的。在当时的氛围下很合适,因为大家的收入都差不多,也能让很多年轻人心甘情愿,“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嘛。农民虽穷,但被城里的年轻知识分子来拜师,心里也很舒服。知识分子也根本不敢看不起穷而勤劳的农民,总觉得自己有这种思想就是肮脏的。

可现在时代不同了。如果农产品价格上不去,农民比城市人穷得多,年轻人到农村就当基层干部,给他们多少工资合适呢?给得再高,都不可能比得上城里。但这么高的工资又提高了政府治理农村的总成本,还加剧了农民心理的不平衡:老子在农村种了几十年的地,你小年轻一来就当村干部,收入比我高得多。就算你表面上谦虚,也是来管我的。

谦虚值几个钱?何况你能谦虚一两年,但几年后自以为熟悉了局面,也混成老油条了呢?所以这个政策,进一步提高了国家在农村的投入,大学生村官也未必能在农村干多久,农民们也不会满意。要想贯彻这个政策,只能投入越来越多的钱去维持。谁都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那怎么办?只能提高农产品价格,进而提高农民收入。农民收入高了,你不让年轻人回去,也会有很多年轻人回去的。要让年轻人很自然地融进农村,就像他们融进城市一样。做不到这一点,任何政策的长期成本都非常高昂。

不过我估计,在外汇储备枯竭以前,只要有钱买粮,会尽量压制粮价的。压制粮价不是不让粮价上涨,而是尽量减缓上涨的速度。

我过去有个判断:今年粮价不会大涨,现在看来正确。局部地区的粮价创过去五年的新高,也仅仅是创个小新高而已,粮价长期低迷,今年不会大涨,因为我国现在完全有能力多进口。不过我们还得思考一个问题:上述鼓励大量年轻人回农村的政策,能否有效呢?如果政府猛压粮价,这个政策就实行不了。就算暂时实行了,政府往农村继续大输血,也很难持久。如果不实行,靠农村现在的老弱病残也支撑不了多久,粮价还得大涨。所以不管实不实行,粮价都得大涨,才能让农村、农业,喘口气。

但是,就算粮价大涨了,农民暂时有钱了(这是最好的结果),可以消化掉城市工业的产能,那么下一步呢?人富了,会不会又来到城市?所以还是城市化吧?而且,富了之后要追求更高层次的精神生活,怎么让人真正感到精神富足?

所以“国内大循环”要想长远有效,必须:从根本上思考怎样全面建设新农村这是一个极为艰巨复杂的系统工程。内循环,主要就是农村和城市的循环,是工业品、农产品、信息产品之间的循环。离开了农业和农村,城市之间的循环就显得很乏味。如果继续靠压榨农村,既不可持久,也不可想象。这实际上是一个超大、超艰巨的课题。但是,“内循环”是在外贸受阻的情况下提出的,从用词和各种措施来看,都远不成熟,更缺乏理论上的思考。从过去八年的内政外交来看,“内循环”可能也和其他词儿一样,时髦一段时间,就被新词儿代替了。

既然如此,那么:三、城市化进程不会受多大影响。只要人员继续往城市流动,这个进程就不会受多大影响。根据前面对农村的分析,我还是认为农村很难大量吸引年轻人。只要肯干,在大城市送一个月快递都比在农村一年挣得都多,那为什么不去城市呢?当然,我这个例子有点夸张,但要让大量年轻人去农村,不是简单的一两个财政政策能解决的。

当年为什么“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政策有用,乃至于年轻人踊跃到农村和艰苦的地方?因为大的思想氛围是工人光荣,农民光荣,劳动者光荣。加上很多高级领导都下乡改造去了,和农民同吃同住,年轻人如果待在城市享福,反而很丢人。城市青年去农村,当时是一种光荣的潮流。现在呢?怎样让青年们像80年代闯深圳和海南那样,现在闯农村?

个人觉得很难。不是不行,是很难。因为这需要上下一心。既然很难,那么城市化进程就不会受多大影响。我知道由于瘟疫和贸易,很多年轻人在城市混得不好,想回农村。但是回农村,更大概率是更没机会。因为农产品价格大涨,很多人也发不了财,农药、化肥、物流、人工成本都是几倍上涨,发财的机会早被人控制了。大多数人回农村的结果是累得半死不挣钱,不如到城市拼机会。

所以,最后“国内大循环”的结果,就是国家财政不断补贴农村和越来越多的省,通胀步步走高,大城市的人不会减少。那么,搞“国内国际双循环”行不行呢?肯定是双循环啊!谁敢否定国际循环?没人。外循环是一定会有的,规模也不会小。但这个双循环,必然会以国内大循环为主。因为只要坚持当前路线不变,西方发达国家以及一些第三世界国家,出于各种原因,必然会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他们放着14亿人的大市场不来赚钱,不来经贸,等于自绝于未来。我们没错,错的永远是他们,但是他们的错误会造成我们的困难,如此而已。而如果挣不到外汇,长期来看,国内油价和粮价必然会大涨,从而导致货币贬值,也就不太可能长期培育第三世界市场,从而导致外循环更加薄弱。但这个缺点远远比不上优点,因为我们将在国内大循环的康庄大道上继续奔驰,物价和收入节节高,越来越多的人将依靠政府的坚强帮助而生活,合作社、供销社等全民和集体所有制继续高歌猛进,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