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的女人,欲望在惹祸

最近《三十而已》很火,我也跳跃着刷了几集。都说小说源于生活却高于生活。电视剧本也大致如此。

一部剧本,要想火。观众的代入感是必须的,无论是你代入主角抑或路人,反正能看到你生活的影子,做到这般,基本O了。

《三十而已》的编剧,就是在观众的代入感上大做文章。你看到的剧中人物特征,何尝不存在于你某一社交对象的身上?

在我看来,《三十而已》人物的名字,都有着隐喻。

顾佳=顾家,一个自身极其努力且满怀自信的女人,有着家庭每一步规划,相夫教子,属于那种有机会抓住机会,没有机会创造机会的商场女强人。渴望通过自己努力,短时间实现“弯道超车”的阶层跨越。

王漫妮=王money,本质上,这个形象就是拜金女的人设。一个奢侈品店的销售主管,在渴望爱情的背后,其实是渴望物质。爱情不过是她的一个幌子,真要讲究爱情的话,那个开咖啡馆的前男友和后来的张主任,远比梁正贤合适。

钟晓芹=钟小情,傻白甜是编剧为了故意区别上面两女主。角色终究要各有特点,把这三个女人搭台一起,基本上涵盖了现实中女性的大部分价值需求。只是,一个有过多位女朋友的富二代,心甘情愿当备胎迷恋她,这恐怕仅用容貌和性格不足以解释得通。

许幻山=许幻想,一个天生有着艺术气质的理想主义者。幻想,是艺术家灵感的源泉,但理想主义者,放置社会层面,都不怎么讨喜,结局也不会获得传统认可。理想一旦与现实脱轨,那矛盾的激化,也就顺理成章。

陈屿=陈愚,作为传统媒体的从业者,他哪怕才华横溢,但囿于他生性木讷、情商笨拙,婚姻生活一团糟的同时,工作被边缘化也是大概率之事。

梁正贤=梁正闲,财务自由,奉行不婚主义,但花花肠子还是演绎得炉火纯青。社会上这种new money还是很普遍的,阿里的蒋公子不就这样?家里彩旗不倒,外面红旗飘飘。到他们这段位,各种婊的无限诱惑,即使是柳下惠也扛不住啊。

……

好多人说,《三十而已》男主都是渣男,除了许子言和顾佳爸。

我也承认,男人没什么好东西。但如果把剧中男主人设放置到生活中来解读,也没那么不堪。况且嚷嚷渣男的大多是群情激奋的女性,她们所要表达的是什么?无非是发泄自己生活中的不爽,毕竟,她们在剧中看到了自己某一面的影子。

许幻山怎么就渣男了?本来不谙经商之道的他,进商界也是被顾佳的不甘心绑架的。实际上,按照小富即安的理念,他们一家在魔都完全可以惬意地生活。若说举债贷款购置高档小区也就算了,但接下来顾佳一连串的骚操作(许子言进贵族幼儿园、顾佳煞费苦心进太太圈、挪用烟花公司资金收购茶厂),只能证明顾佳的得陇望蜀。

渴望阶层跃迁没有错,但这其中没有捷径可走。想靠太太圈的人脉助力,那是顾佳的一厢情愿,因为彼此的资源不对等,所以被坑也就必然。任何人在社群中是有价值感的,这种价值感因圈子各异。也许顾佳在朋友圈的价值感宏大,但在太太圈就狗屁不是了。

所以说,许幻山的出轨,顾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好好经营烟花公司,一步一个脚印,那才是正道。夫妻同心,其利断金。欲速则不达,顾佳不是不明白这道理,而是因为old money对她诱惑太大了。步子迈大了,一不小心就扯到蛋了。

同样,王漫妮也终究抵挡不了money的诱惑。她口口声声的爱情,是建立在金钱上的。不是这样的吗?邮轮游升舱的目的,就是为了邂逅new money们,然后来段浪漫而不失物化的艳遇。她也如愿以偿遇到了梁正贤。

但梁正贤就渣男了?我看未必。即便梁在感情上有些玩世不恭,但至少还是满足了王漫妮的物质层面。既要爱情,还要面包,只能暴露出王漫妮反差婊的人设。

我可以理解女人对爱情的物化,但千万别还指望着爱情的纯粹,好事不可能被一人独享。王漫妮说爱的是梁正贤这个人,太虚伪。如果梁是穷光蛋,她还能爱?

还是梁的前女友赵静语说得好:别把自己说得那么高尚,像你这样的女孩子我见得多了,就是用爱情去掩饰自己的虚荣和自私。

男人无所谓忠诚,忠诚是因为背叛的筹码太低;女人也无所谓正派,正派是因为受到的诱惑不够。用这句话来形容整剧,很适合。

许幻山不是不忠诚爱情,而是顾佳一而再、再而三地降低了他对爱情背叛的筹码。突破了那个临界点,“渣”就毫无违和感。其实,顾佳还是没折腾明白欲望的哲义,拿叔本华的观点来说,欲望满足了一个,必然会滋生另一个。满足了,无聊;不满足,痛苦。无穷无尽。

这个欲望论,放置在钟晓阳和钟晓芹的姐弟恋上,一样适用。

都是欲望惹的祸,物欲和情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