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离开车祸现场

韩博的诗曾写过:“每一天都很突然。/ 我醒得太早,差点儿忘记了 / 今天已是另一天。”叶扬的这本小说集仿佛隐隐回应了这句诗所描述的生存状态,小说中的人物语言锐利,激烈,带着或无畏、或颓废的姿态,赤裸地面对生活的突如其来,小说中的视角是叶扬一贯常用的第一人称,这个“我”已经化作一种具有强现实指涉的实存,在非线性叙事中,“我”的遭遇被外部不可名状的他者撕扯,从而造成了个体性命的漂移,而小说对社会典型事件的奇观想象,又提供了某种脱离残酷人间的可能性,这也许就是叶扬的小说被阅读时所具备的当代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