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下一切是诗

全是世界,全是物质(节选)

黄灿然

……
我来到街上是诗,水果档是诗,
菜市场是诗,茶餐厅是诗,
小巷新开的补习社是诗,
我边走边想起女儿是诗,
路上比我穷苦的人是诗,
他们手中的工具是诗,
他们眼里的忧伤是诗,
白云是诗,太古城是诗,
太古城的小公园是诗,
小公园躺着菲佣是诗,
她们不在时是诗,她们在的地方是诗,
上班是诗,上班的人群是诗,
巴士站排队的乘客是诗,
我加入他们的行列是诗,
被男人和女人顾盼的年轻母亲
和她们手里牵着的小男孩小女孩是诗,
巴士是诗,巴士以弧形驶上高速公路是诗,
高速公路是诗,从车窗望出去的九龙半岛是诗,
鲤鱼门是诗,维多利亚港是诗,
铜锣湾避风塘是诗,渔船游艇是诗,
我下车是诗,在红绿灯前用生硬的广东话
跟我打招呼的那位叫贾长老的白人传教士是诗,
他信主得救是诗,我没信主也得救是诗,
不信主不得或得救是诗,
太阳下一切是诗,阴天下一切是诗,
全是诗。

而我的诗一页页一行行
全是世界,全是物质。


黄灿然,诗人、评论家、翻译家。生于福建泉州,1978年移居香港,1988年毕业于暨南大学,曾为香港《大公报》国际新闻翻译。著有诗集《游泳池畔的冥想》《我的灵魂》《奇迹集》等;评论集《必要的角度》《在两大传统的阴影下》;译有《卡瓦菲斯诗集》《里尔克诗选》《巴列霍诗选》《曼德尔施塔姆诗选》,苏珊·桑塔格《论摄影》,布鲁姆《如何读,为什么读》,米沃什《诗的见证》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