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德特里克堡基地的新冠病毒

臭名昭著的德特里克堡基地正式官方名称是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这里一开始可不是什么传染病研究所,而是美国军方重点扶持的生化武器实验室。

从1943-1969年这里一直都在发展美国的生物武器计划。

在越战爆发以后,美国民间的反战力量涌动,关于德特里克堡的许多肮脏勾当逐渐被媒体公诸于世,引发了巨大的舆论风暴,迫于压力,政府不得不暂停了所谓的“生物武器计划”,转而改成传染病研究所,宣称自己力于在生物医药、外国植物病原菌等方面的研究,目的是造福人类,而不是毁灭人类,当然,还有保护美国民众在战争中不受到生物攻击。

因为70年代开始,美国的整体战略思路又有了转变,毕竟天才的金融资本发现了印钞生意比直接入侵他国更容易发大财,但你无限制往外派发不值钱的绿票票,当然要配套更多的软实力嘛。

于是美军差不多全面的止戈为武,震慑多于直接开砸。

大量被人揭露出来的,坐实犯了反人类罪的“生化武器”研究所都先后关门了,幸存的也都改头换面,打扮成了所谓的“科研机构”。

在美国这样一个资本主义国家里,这些花了大力气建造的实验室,研究所,它都是宝贵的资产,随意废弃那可万万舍不得,继续投钱搞这些反人类的研究,要是打着国家行为的名号,那到时候被人揪出来,可是要背锅的,咋办?

所以说,资本的创意是无穷的,干脆搞个军转民,让信得过生物技术公司、大药企们拿去做研究。

现代医药变成一门生意以后,你以为医药公司到底是希望病变得越来越多好,还是越来越少好呢?

假如人类因为干净的生活环境和合理的营养饮食导致健康程度集体好转,再也不用吃药了,那么最慌的是哪个?

当然是医药公司啊!

卖棺材的希望多死人,卖药的希望多病人,仅仅是卖一些成瘾的阿片类药物,引诱人吃药上瘾那是下策小伎俩,真正的高端玩家是要制造一些高端疾病,最好是慢性病,死不了,活着就要天天吃药,吃药的人多了,医药公司成本降低了,但人家依旧可以拿着专利和相关的垄断设计,把药品价格给提高。

这是个吃相太难看的被抓的案例,还有大量的,抱成团涨价的医药公司,人家只要慢慢的涨价,别一口气涨太多,那么谁能有办法去阻止呢?国会山的政客们都拿了大量的政治献金,能对金主说不吗?

看到没,每年1月份,大医药公司啥都不做,直接涨价,而且商量好了一起涨,外国的药,就是效果再好,在保护美国人健康的FDA的制止下,一定是没办法在美利坚低价销售的。

所以,对大型医药公司来说,一场类似HIV,新冠病毒这样的,灾难性的全球传染病肆虐,是坏事吗?

美国头号内幕交易者,被大伙尊称为股神的巴菲特,看出来医药行业的伟大前景,2020年三季度,大笔增持医药股。

很显然,食物端顶层的掠食者心里清楚,美利坚开动核动力印钞机的下半场,老拜登上场,为了收拾民心,一定会加大在医疗体系体系方面的分红比例,最后这些钱自然会落入医药公司的口袋里,这不是新冠带来皆大欢喜的结局吗?

******

尼克松总统上台以后,为了推广纯信用美元,美国对外退出了越战,对内搞了许多形象工程,其中一项就是按照《日内瓦协定书》的规定,下令停止德特里克堡的生化实验,并把德特里克堡基地移给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控制。

其实这就是左手倒右手,所谓受CDC监管,请问CDC真的敢去监管吗?CDC背后又是谁?难道CDC成立的根本目的不是为了医药公司更好的卖药,顺便贯彻一下白宫的某些指令?

冷战时期,美苏互相派出了大量的间谍,对于离奇出现在世间的HIV病毒,苏联人一直坚持说是从美国的德特里克堡秘密生化基地人工合成的。

据说是1978年,德特里克堡生化基地的研究人员利用人体上的T淋巴细胞病毒,与一种绵羊病毒结合,制造了恐怖的艾滋病毒,在人体实验时导致病毒扩散。

这种说法不仅苏联人再说,欧洲的科学家和不少美国本土的研究者都认为HIV溯源都能追查到这个研究所里。

但谁又能把美国怎么样呢?只要人家坚持说不,那就只好装着啥都没发生过了。

如果我们了解艾滋病的传播途径,在看看清教徒们鼓励的价值观,就会发现,这简直是清教徒们按照七宗罪给予的惩罚嘛,艾滋病通过性和血液传播最多,前者是清教徒痛恨的淫荡之徒,后者是清教徒痛恨的吸毒者,至于有些倒霉催的,无辜被牵连的无罪之人,那只能说是上帝的意思了。

在恐吓了全世界以后,医药公司不就拿出了“解药”吗?所谓的鸡尾酒疗法,只需要终身服药,有可能终身抑制住发病。

所以从医药公司的角度看,这个HIV真是摇钱树,谁要是真的研究出能断了根的治疗方案,那就是业界罪人了。

当然,高盛这样坦率的实话实说,在专业上是无可挑剔的,但传到公众耳朵里,医药公司跟金融资本勾搭以后,到底会造出什么怪胎来,这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从利益的角度去考虑,造出一个能让人慢性致病又不致命,长期潜伏,随时发病,需要终身服药,有像HIV一样能狡猾的攻击人类免疫体系的病毒,当时是个资本喜爱的选择。

美国在全球有200多个生化基地,干各种秘密的勾当,但如今的美国不是当年有领土野心的美国了,美国人更愿意通过各种方式赚大钱,把全世界都绑定在美联储的印钞机上,好给自己国内源源不断的提供享受和特权。

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投毒那是当然有可能的,但投毒是为了卖解药,而不是把世界都毒死,世界都被毒死了,统治阶层哪里去找足够的工作奴呢?自己撸起袖子干活?拜托!高贵的手要么是搞金融的,要么是搞艺术的,哪里可能真的跑去做泥腿子做的活。

然而,病毒它没有脑子但很有个性,你在实验室里固然是可以按照理论方法去给它制定路线,但一不小心,有可能就会产生相反的效果。

******

2019年8月,著名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被关闭了,官方说法是因为排水问题,导致病毒泄露,经过CDC评估,予以永久关闭。

这不是笑话吗?

德特里克堡泄露事件隔三差五的发生一次,随随便便就能找到一堆报道,最有名的一次就是7989年的埃博拉病毒泄露事件,豆瓣上评分一般的《血疫》就是根据这个真事事件改编而成的。

跟埃博拉的致死性比起来,绝大部分流行病都算不了个啥。

即便如此,德特里克堡也没有因此而被关闭。

其实我一直都好奇,难道埃博拉病毒真的是自然界里产生的吗?

当然,像埃博拉这种该死的病毒,一传染立刻就死翘翘了,对医药公司来说,不是摇钱树,那是灾难,你能向死鬼收什么钱?全世界传播一遍,人都死翘翘了,那些本来可以长期吃药的慢性病人也没有了,赚个鬼的钱。

所以类似于埃博拉这样的病毒,即便是从德特里克堡里流窜出来,也会很快被消灭掉,然后再丧事喜办,搞成一个可歌可泣的正面典型来宣传,非但德特里克堡不会被关掉,反而还会被加大财政拨款,以便发挥效果。

但是,新冠病毒的初衷,那就是医药公司们很喜爱的“好病毒”了。

日本现任副首相麻生太郎曾在2020年3月份爆料,他在2月份参加G7财长会议的时候,欧洲人说新冠是只有黄种人才会得的病。

如果不是从生物实验室里制造出来的病毒,谁有胆子敢拍着胸脯说这个话?

所以在新冠疫情开始爆发以后,G7集体躺平任捶,只是没想到,这个病毒它自我进化能力太强了,也不顾研究者的指令了,啥人种都给你传上了,但根据医学统计数据,在人种大烘炉美国,新冠致死率最高的是华裔,其次是白人,反而黑人死亡率最低,这不很奇怪吗?

欧洲人后来自己在进行病毒来源比对时候发现,从2019年年初的废水样本里,就已经检测出了新冠病毒。

而只有美国才集齐了新冠病毒的所有初始亚型。

在武汉疫情大爆发以后,美国的医药公司像中了邪一样,突然就宣称,自己一种新药瑞德西韦有特效,连躲在大别野里瑟瑟发抖的圆圆女士,都听说了这个神药的功效。

这简直比宣传双黄连能根治新冠一样,极度荒谬不靠谱。

为什么这么说呢?一项新药,按照美利坚FDA人为设置的壁垒路线图,它就没有办法随随便便的用在新冠患者身上,除非人家是边研究病毒,边制造解药,配套生产的。

然而,病毒是活的,解药是死的,病毒活泼的进化几代以后,就把解药远远的抛在了身后。

这就是今天美利坚疫情大爆发的悲剧之所在:病毒不听话!

所以早早准备好的解药和疫苗效果都不佳,罪魁祸首们心怀鬼胎,想方设法去甩锅。

我们来梳理一下新冠的时间线吧:

2019年以前,神秘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在全世界到处找蝙蝠,想搞点混合了HIV和SARS的新型病毒,主要目的是为了谋财;

  • 2019年初,初代病毒被研发成功,送到全世界的生化基地做进一步的研究,这就是为何欧洲许多污水里找出了新冠的原因。不排除丧心病狂的研究人员偷偷的搞了点人体试验,但传递回来的数据显示,黑人白人都没有发病,仅仅是个无症状感染者;
  • 2019年6月份,不知道是有意的人体试验还是不经意的泄露,导致美国不明原因的肺炎流行,CDC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把原因归咎于“电子烟”,但紧接着7月份一群不吸电子烟的养老院老人也患上了不明肺炎,其中两人死亡;
  • 2019年7月5日,加拿大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夫妇和他们的学生被抓,至今仍无音讯,紧接着7月15日,德特里克堡生物研究所开始被关闭;
  • 2019年8月17日,德特里克堡整个生物基地被强行关闭,官方原因是污水处理系统有问题。呵呵,我信你才有鬼呢,这么重要的地方,重新修整修一下污水处理体系,很难解决吗?
  • 2019年9月开始,例行秋季“大流感”开始在美国爆发,死亡2万多人,请问这些人里到底有多少是新冠患者?CDC到最后都讳莫如深;
  • 2019年10月,纽约举行了Event 201模拟演习,新型冠状病毒从蝙蝠到猪再到人,该病毒最终在人与人之间有效传播,导致严重的大流行。其中参与者有FBI前副局长,中国的GAO院士,比尔盖茨基金会代表;
  • 2019年12月,中国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发现首例新冠患者。军运会美国代表团住所距离华南海鲜市场300米,华南海鲜市场经营各种海外进口生鲜。那么到底是军运会代表传送的病毒,还是进口生鲜传送的病毒?还是两者同时传染的呢?说不清楚,但事情摆明了,这些病毒它来自美国!

无论欧洲还是美国,最后都被卷进了这场新冠疫情里,到现在已经差不多到了群体免疫期,这么重大的全球卫生问题,世卫却早早的向全世界预告,零号病人可能永远也找不到。

为什么?大伊万只要还在那里,俄罗斯就绝对不可能国家破产,美利坚只要在那里,零号病人就永远不会被找到的。

我不相信冠状病毒的目的是为了让中国人灭绝,人都死了,对他们有什么好处?最好是中国人都患病了,要吃药,长期吃药,长期打疫苗,并且由于普遍带病,身体素质下滑,这样就能老老实实的从事低端制造业,当工作奴来换钱买美国制造的昂贵解药。

很可惜,病毒不听话,它太随心所欲的搞进化,越是如此,越是要杀人灭口,所以邱香果是不太可能让你们找到,知情者也一个个的被“自杀”,被“心脏病”了。

美国的医药公司也急的拍大腿,非但神药没有卵用,连疫苗也特么副作用极强。不过美国就是美国,不管药有没有用,人家有医药话语权,反正好用不好用,你丫都得老老实实的用,疫苗打死了人,解决不了疫苗问题,就解决那些说疫苗坏话的人,这难吗?

接着就是发财了,发大财了,只可惜没能按照既定目标,收割中国韭菜。

中国这边很快控制住了疫情,反而成为全球唯一一个GDP保持增长的主要经济体。

在治疗新冠病毒过程中,我国的医疗工作者发现,不要按照西方的那一套来,去绞尽脑汁去搞什么解毒药,最好的解毒药在人体自身上,用中医的理论来辩证提供辅助治疗,重症率和死亡率一下子都降下来了。

当然,德特里克堡的新冠病毒也不是说对华尔街毫无用处,毕竟没有这场疫情,美联储想要厚着脸皮再多印钞几万亿,那是怎么都说不过去了。华尔街趁机把自己的金融资产价格爆炒了一遍。

2008年,美国人制造了次贷危机,全世界一起买单,华尔街变得更富有了。

2019年,美国人制造了新冠病毒,全世界还是一起买单,华尔街跟医药公司一起,变得更富有了。

这可能影响力美国国力,但不能装进自家口袋的国力,对金融资本来说,也不是什么好国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