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正式履新,一文回顾美国大选的风风雨雨

来源:PUP China 普林斯顿读书汇

收录于话题

#普林斯顿看大选

9个

当地时间1月20日,拜登在华盛顿正式宣誓就任美国第46任总统。在随后的就职演说中,拜登呼吁美国民众尽快结束撕裂的局面,团结一致、奋进向前。当天下午,拜登在白宫正式签署行政令,宣布美国将重新加入《巴黎协定》,应对气候变化。拜登在外交政策上一改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的孤立主义思维,主张积极修复与盟友的关系,重塑多边领域的国际规则。至此,美国大选的风波落下帷幕,特朗普的时代暂告段落。我们在此回顾过去一年中美国政局与国际关系的变化,以对未来开启展望。

学者书评∣大选前夜,请认真审视这个时代的美国伤痛

今日的美国资本主义制度早已变得精致利己,根本不会考虑那些因伤痛而绝望的美国民众,经济上的赢者通吃局面正在不断固化,其中并没有弱势群体的位子。由此两位作者对美式资本主义制度提出希望:资本主义全球化的演进,归根到底要确保市场、贸易、创新和移民的终极流向是要为民众服务,而不是与民众为敌,或是只能为少数人服务。

事实上,制度的变革终究需要来自观念的推动,而代表大多数人运作这套体系精英阶层的表现让人失望。

媒体官宣拜登胜选!特朗普还会有哪些操作来扭转乾坤?

从选举日至今,在美国多地已接连爆发针对大选过程中可能存在的大量舞弊引发的抗议冲突。而特朗普早在竞选活动中公开表示:赢很容易,输很难。那么,这位颇具个性的领导人会轻易甘于败选吗?早在密歇根州“翻蓝”之后,特朗普就在推特上频频发文,要求某些州停止计票,指责邮寄选票造假并声称会上诉到最高法院。总统竞选上诉到最高法院在美国大选史上并非绝无仅有,除此之外,特朗普还会有哪些可能的操作来扭转乾坤?

其实早在两个月前,哈佛大学政治与政府伦理学教授 Nancy L. Rosenblum 和达特茅斯学院民主政治学教授 Russell Muirhead 就曾在文章中指出,由特朗普言论所引发的“毫无根据的新阴谋论”正在破坏着美国民主的生态。“新阴谋论”的蔓延使得追求权力的人能够重塑事实,制造政治分歧。因而即使在“后特朗普时代”,“拨乱反正”依然面临挑战。

从大历史看特朗普所代表的美国右翼:稳定与变革之争

美国和欧洲当下正处在右翼主导的政治时代。但是,谁又是右翼呢?这很难说——因为右翼保守派们正处于相互争执之中。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他们在为谁更能代表他们的传统而争吵。一方面,处在政治中心肩负着协调重任的是一个思想更自由的保守主义流派。尽管他年事已高、疲惫不堪,却还没有被打败。而另一方面,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强硬右派。这一流派混合着“民族国家优先”的民粹主义者和“市场优先”的全球主义者,形成了一个奇怪却颇为强大的组合。极右翼在法国和德国也存在着拥护者,但其代表是美国的特朗普和英国的约翰逊。

2020美国大选:政治极化并非政党和媒体的操纵,而是自下而上的产物

四年前,我们见证了特朗普出乎意料的当选。四年之后,当全世界都认定特朗普在抗击新冠疫情上的施政不力必将让他失去民意之时,这场至今仍未宣布官方结果的大选再次向人们展现了美国政治局势的胶着。无疑,此次美国大选所呈现的是比四年之前更加剧烈的撕裂和民主政治生态的改变。有评论将特朗普和蓬佩奥拒不承认竞选失败、指责选票造假称为“对民主原则的破坏”。

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的编辑团队臻选了一份全面解读美国选举政治的书单。其中,Identity Crisis 引导人们再次反思16年大选“偶然”背后的“必然”;Inside the Mind of a Voter 从政治行为学角度分析了人们投票的真正动机;Polarized 追溯了美国“自下而上”的政治分化历史……

美国会遭暴力冲击,150年和平权力交接中断,如何看待现代民主的潜在风险?

现代民主和早期民主完全不同,现代民主有着完备的国家官僚体制。对大多数民众而言,民主参与仅限于每几年一次的投票,其余时期则由民众代表和国家官僚机构进行治理。如果说,几千年来的民主首先是一种地方现象,那么现代民主的一个潜在风险就是公民将对遥远的中央政府产生越来越多的不信任。

世界范围内民主的悠久历史带给人们的教训是显而易见的:维护一个疆土辽阔、种族多元的共和国需要在大众传媒、公民教育等方面的大量投资,以便更好地将人们与一个遥远的国家联系起来。在今日之美国,在我们这个两极分化和缺乏信任的时代,我们正处于这样一个民主焦虑的时刻。

美国大选的闹剧,2020的疯狂

政府日常的运作是严肃的,即便是对待像现任总统与当选总统之间紧张对话这样的小事情,为了“权力的平稳过渡”都需要极其严谨。在常规管理体制下,一个政治家陈述的是清晰的事实主张,意味着就算这些是错的或甚至是缺德的扯谎,我们也会明白演讲者希望我们接受这些。这至少是被骗后的些许安慰。

但特朗普失败政治生涯的绝唱却回应了他四年前进入政坛的初啼。正如同四年前一样,我们不只是被骗,还是被一个通过“扯淡”来实现恶意目标的人欺骗。“扯淡者”通过撒谎来传递他们对“追求真理”之至高理想的鄙夷。他们不仅在“扯淡”,而且还拒不承认自己伤害民主法制和公民意志的行为。更甚者,他们还企图用嘻嘻哈哈的方式将一切蒙混过关。

学者书评∣彭斯的迷茫 西方保守主义的百年孤独

多年以后,当迈克尔·彭斯站在国会山观礼台眺望地平线远方的林肯纪念堂时,他一定会想起那场没有唐纳德·特朗普出席的总统就职典礼。

……

然而让人扼腕与摇头的是,主宰当下美欧政治生活中的保守主义,再也无法与这种老派、谦和、稳健的传统划上等号。由逆全球化思潮、民粹主义、经济民族主义裹挟而成的极右翼栖身于保守主义阵营,却与曾经的保守主义传统离题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