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春晚的《唐宫夜宴》究竟有多土?

这两天朋友圈里面一直都有很多声音,说河南春晚的唐宫夜宴拍的多么多么的好,得到了全网人士的一致好评。

说实话这些年没有看过河南春晚,也没有注意到有一个节目叫做唐宫夜宴。

但是朋友圈里面既然炫耀的太多,五分钟的节目,我也就仔细的看了一下。

说实话,我觉得大跌眼镜。

我不能说全网人士的审美观点有多低,也不能说人们对唐代的宫廷夜宴究竟有多么低的欣赏水平;

毕竟将近一千多年的时间,好多人都不知道唐朝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我呢也仔细的讲一讲。

首先这个唐宫夜宴里面儿所采用的唐代舞女的造型,基本上是唐三彩的造型,就那几个颜色,而且浓妆艳抹的姿势,也都很简单。这可不是宫廷的风格,又不是唐三彩捏个骆驼。

这基本上就属于是唐朝乡下跳广场舞的风格。

如果这个节目是陈凯歌导演的话,绝对不可能是这么个德行,当然,陈凯歌虽然江郎才尽,也是瘦死的骆驼。

紧接着就是它里边儿的乐器,唐代宫廷乐器的主角儿是尺八、琵琶、筚篥。

这些古老的乐器,不可能是我们在唐宫夜宴这个节目里面听到的七七八八的电子乐器。

糊弄鬼呢。

尺八,筚篥,琵琶,这些唐代乐器,是宫廷乐器里面主要流行的品种,相当于现在的钢琴和小提琴,节目里啥也没有!

海参正经不正经无所谓,得有个海参吧。

我操。

然后,在舞蹈的人员中,唐代最主要的舞蹈人员,是舞剑。

我记得我在很小的时候,看过一本儿关于唐代兴盛时期的文化总览。

里边儿更多的记载的是杜甫所描写的,有一个姓公孙的舞剑高手,长安,洛阳等地演出,他在旁边观看,叹为观止。

不是像唐宫夜宴里面所描述的几个人玩儿着琵琶、玩儿着笛子玩儿着箫,然后跳着一些像小丑一样的大妈广场舞造型,这根本就不对。

现在日本试图在恢复唐代宫廷礼乐的内容,然后现在中央音乐学院的一些有志之士也在试图从中国的古典乐谱中汲取灵感,也尝试着恢复把唐代宫廷的乐谱内容展现出来,但绝对不是我们在唐宫夜宴这档节目中所感受到这种类似于广场舞一样的造型。

如果这个节目让日本人看到的话,肯定会让他们贻笑大方的。

唐代的宫廷雅乐,是非常严谨的,尤其是在李世民的指导之下所创造出来的《唐王破阵乐》。

不光包含了以尺八为主的唐代雅乐,同时蕴含和包容了来自于西域的音乐:

包括古代波斯的、古代中亚的、黑衣大食的、以及包括更加遥远的西亚地区的音乐。

同时,演奏这些乐曲的人,也不光是汉族人的肤色,还包括白人,黑人和棕色人种。

它是一种更加广大的,更加深沉的乐曲集合,而且充满国际主义范儿,特别一带一路。

同时,在唐代,佛教的密宗已经传入到长安,包括密宗中的金刚藏,和胎藏部,已经深入到平民社会的每一个局部,这也对音乐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可惜,每一点显示!

敦煌那么多壁画,就不能踏踏实实的学学么?

玩儿啥呢?

同时,这些文化总和也吸引着日本的皇族贵族来大唐长安取经。

包括日本的空海大师,也通过这个过程创造了日本文字中的平假名和片假名,同时也把白居易,李白,杜甫的诗句带回日本。

日本美学的宗师千利休先生就是从此得到了日本美学的真谛,从而创造了独特的日本审美哲学。

回过头来再看河南春晚的唐宫夜宴,纯粹就是广场舞版的唐代雅韵的翻版,没想到却在全网得到了如此广大的吹捧,这说明我们的民众审美的操守和档次是多么的低劣。

我操,我Tmd都快吐了????。

尺八太难就算了,最起码把主要的乐器定为琵琶也可以呀。

方锦龙,这个在主流中国民乐领域被定义为闯荡江湖的老先生的人物,就是在他的眼中,河南春晚的唐宫夜宴,也不过是初出茅庐的小子们进行的实验主义的戏剧方式而已。

如果要讲求声光电的配合,说实话。真的不如陈凯歌拍摄的妖猫传的场景。

李白要是活着的话,估计也会嗤之以鼻,干脆以捞月之名扎进水里,像王国维一样自己把自己呛死算了。

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