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英国驻华大使吴若兰的文章《外国媒体憎恨中国吗?》

中国人民反感的,不是西方媒体的批评,而是他们的双标、歪曲和造谣。

 

1

 

英国驻华大使吴若兰女士最近发了一篇题为“外国媒体憎恨中国吗?”的文章。在微信公众号上目前还是可以阅读的。这篇文章不少朋友转发。

 

英国驻华大使撰文,肯定是站在英国政府的立场。从这个角度说,文章写的还行,也算是心平气和讲道理的文章。比特朗普时代美国驻华大使馆公众号发的那些骂街大字报式的文章强很多。

 

然而,站在一个中国人的立场,或者说相对中立的火星人的立场看这篇文章,这篇文章仍然是传统西方精英那种老一套,居高临下,指指点点的视角。

 

今天就聊聊这篇文章。

 

 

2

 

吴大使的文章,首先提到了外国驻华记者俱乐部发布的关于媒体自由的年度报告,说中国在2020年出现了三十年来最大规模的外国媒体被驱逐出境事件。

 

这个也许没错。但这个事件的原因为啥不讲呢?2020年,以美国特朗普政府为首的部分西方国家,对中国的记者采取了包括驱逐出境在内的种种限制措施。而中国政府对西方媒体的限制,基本上都是对这些措施的对等报复。

 

最近,中国政府停止BBC在中国境内的落地,也是因为英国政府首先停止中国CGTN在英国落地,因此中国政府采取的对等报复。这个算正当防卫吧。只提前者,不提后者,未免有点不要脸。

 

在吴大使的文章中,只字未提这些西方国家对中国媒体的限制和驱逐。至于西方国家的媒体、意见领袖和政客们,肆意抹黑中国媒体和中方机构,把记者,甚至汉语教师,抹黑成间谍。这种抹黑行为,已经不仅仅是说几句“憎恨”了,这一点,恐怕吴大使也不愿意提起吧。

 

大部分中国网民厌恶的,并不是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批评报道。批评本身,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无所谓。厌恶的是西方媒体赤裸裸的双标。吴大使这篇文章,虽然写的心平气和,但只提中国驱逐西方记者,不提美国驱逐中国记者,不得不说也是赤裸裸的双标。

 

 

3

 

在吴大使的文章中,花了很大篇幅,讲西方的独立媒体,认为西方媒体是独立的、能够提出挑战的媒体。

 

是的。在理想情况下,媒体应该客观、独立、基于事实。然而,实际情况,无论是在西方还是东方,都并非如此。

 

吴大使需要明白,中国人民讨厌西方媒体,并不是因为西方媒体写了那些批评报道,而是因为他们歪曲造谣。在中国社交网络上流传的那些对BBC等西方媒体的批评文章和视频,不是政治宣传口号,而是列举一段段的事实,让大家看到西方媒体的无耻造谣。他们把工厂污蔑成监狱,把学校污蔑成集中营,用剪辑和滤镜歪曲事实。

 

吴大使需要不仅仅看《中国日报》上面的社论文章,也要看看社交媒体上,普通网民上传的文章、评论和视频。吴大使会了解到,中国人民反感的,不是批评,而是造谣。

 

媒体应该客观中立尊重事实。如果西方媒体做到了这一点,中国人民不会反感他们的。在纽约时报关于新冠疫情的数十篇文章中,对中国人民在抗击疫情中的努力和牺牲做出正面评价的寥寥无几。(我印象中只有一篇)更不要提右翼媒体对中国的污蔑和攻击了。

 

客观,中立,基于事实,西方媒体扪心自问,你们的对华报道做到了吗?

 

从我个人角度,我从来不反感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批评,只要批评是客观和基于事实的。然而,用造谣的方式,带着有色眼镜歪曲事实,这种批评,无法接受。

 

吴大使文章中提到了柴静的《穹顶之下》,她当时也很红,被大众认为是良心记者。为什么现在大众的观点发生了改变?吴大使认为是因为《穹顶之下》被封杀了。

 

真正的原因不是这样。

 

原因有几个:

1)中国北方的空气质量,肉眼可见的在好转。中国政府在努力做事,而且卓有成效;

2)柴静和丁仲礼院士的那个采访视频。丁院士怼柴静的那句:“中国人是不是人?”和柴静的毫不掩饰的站在发达国家一边的立场,触动了很多国人的内心;

3)《穹顶之下》视频中有很多夸张不符合事实的地方,也被网民一个个挑出。

 

《穹顶之下》和柴静之所以名声不再,原因不是政府的封杀,而是人民看到了更完整的事实

 

这一点,至今,西方社会还无法了解,或者说了解但无法接受。他们把中国民意的改变归结为洗脑和封杀,但实际,民意的改变是因为中国人民看到了更多更全面的事实。

 

 

4

 

最近几年,西方媒体在一步步堕落,一步步FOX化。

 

具体来说,就是在政治两派尖锐对立的情况下,媒体也站队,极端化。大家都立场先行,罔顾事实。以洗脑对抗洗脑,以谣言对抗谣言。

 

特朗普天天推特上大骂Fake News。而这些Fake News媒体,纽约时报、CNN也几乎没有一句特朗普的好话。特朗普说Fake News造谣,Fake News媒体说特朗普造谣。

 

两边都急眼了,吵起架谁也不管什么客观中立基于事实,两边都用洗脑对抗洗脑,以谣言对抗谣言。无论自由派保守派的媒体,现在说假话都毫不眨眼,随意歪曲事实胡说八道。

 

自由派媒体笔下的特朗普十恶不赦。特朗普口中的自由派媒体也都是满嘴谎言的Fake News。

 

在面对中国时,这些媒体在国家之间大是大非上,立场还是站得住的,都一致反华。但他们把内部政治极化斗争中的那种厚颜无耻,罔顾事实,极化站队的撰文方式,也用在了对华报道上。

 

现在看西方媒体,即使是那些想写点中国好的作者,也小心翼翼的。得先说两句口号,中国是邪恶的,坏的,然后小心翼翼的说一句,但其实有的地方还是值得我们关注一下,中国也有那么一点做的还可以的。

 

我并不憎恨现在这些西方媒体,我为他们的堕落而感到悲哀。

 

在中国的媒体上,我们能看到很多夸美国的文章,说美国很多地方很优秀,做得很好。但在美国的媒体上,基本看不到任何对中国的赞扬。

 

过去三十年,美元计价的中国人均GDP翻了30倍,GDP总量从美国的6%上涨到60%多。这难道不是一个奇迹吗?难道西方不应该仔细思索一下这背后的原因吗?

 

 

5

 

我不认为西方媒体的在华记者“憎恨中国”。他们很多人来中国的初心,是对中国抱有好感的。

 

西方来华的媒体记者普遍有传教士的心态,他们认为他们是启蒙者,是先知,是把西方文明带给野蛮中国的传道者。他们希望能改变中国,让中国走向他们希望的道路。他们的心态是高高在上的救世主,对中国人抱有怜悯之心,认为中国人是需要被启蒙感化拯救的羔羊。

 

在那个时代,他们的收入数十倍于普通中国人,他们的生活方式,是中国人可望而不可及的。他们的一言一行,都是中国人模仿羡慕的对象。

 

然而,最近几年,他们变得郁闷,失落。中国并没有如他们所愿,皈依强势的西方文明,做一个老实听话的羔羊。中国在顽强地坚持着自己的道路,而普通中国人的生活,也在一天天改变。他们也难以维持之前的那种高高在上的地位,收入也越来越接近中国的白领阶层。他们也不再有当年一呼百应的影响力。

 

他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中国你不按我的指引,怎么可能发展得这么好?!但经济的增长是看得见无法否认的。他们只能咬牙切齿的说:虽然你经济发展,但你的国家就是威权的邪恶的,总有一天要完蛋的。以这种精神胜利法,来换得他们内心的平衡。

 

2020年初中国新冠疫情,这些西方记者们终于看到了“曙光”,于是兴高采烈咬牙切齿的写了一系列文章,什么中国的切尔诺贝利,什么中国对抗疫情需要的是民主。然而,事与愿违,后续的发展狠狠的打了他们的耳光。

 

于是,今天就只能再找些其他话题来抹黑,侵犯自由呀、新疆呀、香港呀。至于事实如何,他们已经完全不在乎了。

 

 

6

 

吴大使文章中提到了一些中国的媒体,对这些媒体,我不打算过多评论。

 

我认为,媒体抱有批判的立场,这个很正常,无可非议。只要是基于事实,不造谣就没问题。读者应该广泛阅读不同立场的媒体,形成自己的观点。非常坦率的说,目前西方媒体在华记者的水平,远远不如吴大使文中提到的中国市场化媒体。

 

吴大使应该要了解,今天中国的舆论场,其实已经比西方舆论场更进化。

 

目前西方的舆论场的斗争方式是,用洗脑对抗洗脑,用谣言对抗谣言。反正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都只关注自己心中的那部分事实。

 

西方媒体的受众,还是西方人。所以他们在撰写对华报道时,也不需要考虑啥事实,反正西方的受众已经习惯了谣言环境,也没人去追问是否符合事实。

 

在西方,特别是美国社会,媒体造谣造的再离谱,也有很多人信。QAnon这种完全胡说八道的阴谋论团队,也有几千万人相信。(当然,中国也有很多人相信各种阴谋论。)

 

但在中国,同样的造谣方式,有一些中国网民就会寻根究底,用事实去打西方媒体的脸。

 

希望西方社会能了解,以目前西方媒体的做法,他们忽悠本国的民众没问题。但在中国,他们积攒下的公信力再一天天流失。

 

当然,我们中国人也不在乎西方媒体在中国有没有公信力。今天的西方媒体的对华报道,与其说是客观的新闻报道,不如说是给我们提供日常笑料。

 

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中国人,不关心西方媒体是不是憎恨中国,真无所谓。我们只是希望,西方媒体能抱着客观中立的态度,基于事实报道中国,写出更多的高质量文章。也希望西方媒体不要把现在西方政治极化环境下,那套极端、洗脑、造谣的报道方式用在对华报道上。

 

当然,这种美好的愿望应该最近十年二十年内是不大可能实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