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IFT合资,新疆棉花,苏伊士断航,背后是一场不为人知的突围

相比台湾凭借一己之力封锁苏伊士运河,这才是真正的大事。

 

近日,一则消息一闪而过:SWIFT的香港子公司和4家中资机构合资成立金融网关信息服务公司,向用户提供金融网关服务。

 

字数越短,新闻越大。

 

这说明,我们已经在为可能出现“最坏的情况”做着准备。

 

 

去年中美对抗最激烈的时候,想必各位都听说过一个传闻——美国将启动金融核弹,把香港/内地踢出SWIFT系统。

 

当时,这个事情让很多人的小心脏扑通扑通,很有些受不了。

 

其实,SWIFT并不是由美国一家说了算的。

 

要知道,SWIFT是一家总部位于布鲁塞尔的私营公司,由董事会进行管理。25个董事席位中,美国、比利时、法国、德国、英国和瑞士各拥有两个董事席位,其他会员国仅有一个董事席位。

 

值得一提的是,SWIFT出现了第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董事。

 

当然,由于美元霸权,美国拥有最重要的影响力,但不是绝对的控制。

 

因为这家机构是由欧洲发起,在比利时成立,遵守的是比利时及欧盟的法律,美国原则上不能直接指使SWIFT。

 

因此,要把一个国家真正踢出SWIFT,美国需要动员其他国家联合制裁。也就是说,老美要说服欧盟出台法律,去切断服务。

 

2017年,朝鲜就是这样被联合除名的。

 

听到这里,聪明的小伙伴应该能想到一个bug了吧:为什么欧盟要同意呢?

 

没错。如果这个事情干了对大家都没有好处,事情就很难搞。去年中国首次超越美国,成为欧盟最大贸易伙伴,双方的贸易总额高达5860亿欧元,利益紧紧捆绑。

 

欧盟也不是非得跟着美国跑。

 

不过这两天新闻大家看了吧。直播间里卖阿迪萨斯品牌鞋的姑娘啥也没做,几万人疯狂涌入问候,成都某商场急着拿下H&M的招牌……

 

 

欧洲议会取消审议中欧投资协定的既定日程,让全球目光都聚焦在了西部的棉花产地。

 

地缘局势风云诡谲。对中国来说,一刻都不能松懈啊。

 

那么,中国人民银行清算总中心、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跨境银行间支付清算有限责任公司、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跟SWIFT合资成立金融网关公司,到底有什么好处?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给大家做个科普。

 

SWIFT到底是干什么的?

 

SWIFT的中文叫做环球银行间金融电讯协会,是一种电讯传送网络系统,连接着全球一万多家银行、证券机构和公司客户。

 

你可以把它看做是各国间结算系统的连接器,其所使用的电文标准格式,是国际金融机构之间相互交流的标准语言。

 

A银行用它来发出支付结算指令,B银行收到后进行相应操作,完成最终的电子支付。一笔国际汇款的到账时间,最快仅需10 分钟。

 

由于SWIFT高效、安全,它几乎垄断了整个跨境汇款市场。

 

放百余年前,中国根本就不需要这个系统。当时中国对外支付的频次非常之低。19世纪前十年,每年只有70艘洋船来华做生意,1830s 每年180艘,1840s每年300艘,平均下来,一天都不到一艘。

 

洋人带着白银过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现场交割。

 

甚至改革开放前,都不怎么需要。可到了今天,中国对外贸易已经大到无法想象可以用现钞交割。

 

以2014 年为例,当年中国大陆的 SWIFT 报文量高达1.05 亿笔。这么庞大的一个交易次数,怎么通过人肉运输来进行现钞交割呢?

 

SWIFT是全球贸易体系能够正常运转的关键,是基础设施。如果没有电子化转账,一个国家的对外贸易就会退化到以货易货的地步。

 

苏伊士运河作为货物的大动脉断了,大家还可以绕行好望角,有其他的替代选择。

 

SWIFT这条通道如果断了,基本没有退路可言。它的效果堪比武装封锁。

 

这就是伊朗当下的处境。由于发展核计划,2018年,伊朗金融系统被暂时踢出了SWIFT系统,一个石油大国瞬间变成了金融孤岛。

 

伊朗的贸易结算方式,一下子倒退回原始水平。

 

其经济命脉——原油贸易更是在联合制裁下遭受沉重打击,出口量断崖式下跌,从260万桶/日下滑到如今的20万桶/日左右,为数十年来的最低。

 

据船货追踪公司Kpler,去年4月伊朗原油出口量进一步跌至7万桶/日,这个数字聊胜于无。

 

过去,石油贸易占了伊朗GDP的一多半。随着,石油美元收入剧减,预算赤字激增;通胀率一直在10%以上的区间蒙眼狂奔,菜肉蛋奶,没有哪一项东西是不涨价的。

 

普通人的生活根本不堪一击,四分之一的年轻劳动力失业,整个社会游走在动荡边缘。

 

踢出SWIFT,绝对是“金融核弹”。

 

 

当然,如果要用这一招对付现在的中国,发生的概率是极低的。

 

第一,作为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全球唯一拥有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中国向全球供应了庞大的工业原材料和半成品,世界各国得以用较低的生产成本,维持工业生产,以及居民消费。

 

如果中国进出口失常,那就意味着众多行业的大混乱,美国也将遭受巨大的冲击。

 

集群化的水平、高素质的工人……如果世界经济失去了中国的产能,哪个国家可以无缝填补?随之而来的,一定是一个混乱的世界。

 

第二,中国有14亿人的巨大消费市场。作为美国的第三大出口地,2019年中国从美国进口了8454亿元的货物。

这里头,涉及到中西部农民、高通、波音等数以万计的利益主体。没有人买他们的东西,就一定有大量的美国企业破产倒闭,工人失业。

 

中国一年的进出口贸易高达4.58万亿美元,是伊朗851亿美元的53倍。“失去”一个伊朗太阳照样转。“失去”中国,不亚于一场小行星撞击地球的灾难。

 

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格局,让中国与美国、世界生死捆绑。除非冷战变成热战,大家一起玉石俱碎。

 

此外,近年来美国实行“无限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开着核动力印钞。而中国又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GDP占比全球超过16%,如果把中国踢出SWIFT系统,那么多的美元谁要?美元的贬值压力之下,通胀的日子过久了,上街的美国人不就更多了吗?

所以,美国未来进一步围剿的手段应该不是全面打击,而是跟今天一样,制裁更多的特定企业、金融机构,进行精准打击。

 

大家要知道,SWIFT本质上是一个电文传送系统。它只是清算指令的一个通道,而不是清算系统本身。

 

要完成整个流程,必须跟各个国家所建立的清关系统连接。比如说,在美国是跟纽约清算所银行同业支付系统CHIPS连接,在中国是跟CNAPS连接,在英国是CHAPS,在日本是FXYCS。

 

就像我刚刚说的,美国虽然无法直接从SWIFT中踢掉一个国家,但美国还是有权力在自己的CHIPS搞些动作的嘛。

 

作为全球最重要的美元支付系统,CHIPS承担了95%以上的银行同业美元支付清算,每天通过CHIPS清算的资金量超过1.9万亿美元。

 

全球绝大部分美元跨境支付要在纽约完成。美国只要阻止被制裁国的金融机构进入CHIPS系统,就等于切断了对方的美元支付清算通道。

 

我们知道,全球外汇储备的60%,全球跨境结算的 42%都用的美元。

 

一个武林高手,不管九阴真经练得再好,失去CHIPS系统入口就相当于被人挑断了经脉,也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敲黑板了。

 

正是这种精准制裁的模式,凸显了成立金融网关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重要性。

 

为什么这么说呢?

 

 

在去年CF40组织的论坛上,前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张晓慧指出

 

“当前大多数国家对美元都是采取净额结算,即国内银行之间先清算完结,再到国外去清算。国内的银行则大多数采用全额结算,无论总行、分行还是海外行,都是直接通过SWIFT以及美国的CHIPS进行结算”

 

全额结算有两个弊端:

 

第一,中国每天通过SWIFT的结算量大约在两三千亿美元左右,每次结算SWIFT会按万分之一收取手续费。单这一项,中国人每年就要损失73-109亿元美元。

 

第二,接入SWIFT的金融机构超过 1.1万家,每个银行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代码,用来区分不同的银行。

 

正是有了这个核心设施,全球一万多家金融机构才能实现全球范围内 “点对点”地快速资金拨付。

 

在全额结算下,只要把银行代码删除了,该银行就无法直接通过SWIFT,向美国的CHIPS发出支付报文,从而实行精准打击。

 

(图片来源:国海证券)

 

成立合资属性的金融网关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就是要作为中国境内和境外金融信息网络之间的唯一一个关口,统一向中国境内SWIFT用户提供服务,进而将跨境结算变成净额结算方式。

 

在净额结算模式下,中国的日均结算量立马就缩成两三百亿美元,可以少付手续费。

 

但这个还不是最关键的。最重要的是,由于所有的结算都是先汇总到了国内的金融网关那里,除了最后那个净额,外界是傻傻分不清楚任何单一指令的,变相保护了本国企业。

 

你明白了吗?

 

具体的分析我就不展开了,大家可以仔细品品。

 

按前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张晓慧的话说,“中国金融企业一直比较担心,受美国金融制裁和长臂管辖的影响,美元结算、清算渠道会受阻。而依赖美元体系进行结算的惯性也是可以通过精细化管理来加以改善的”。

 

通过精细化的操作,来规避对于对美国支付结算体系的依赖。想想,都觉得香啊。

 

什么叫一盘大棋,这就是了。

 

 

从切断SWIFT这件事来看,你就知道中国的实力要全面赶上美国,还有多少差距要补。

 

在对方眼里,中国的金融交易基本是裸奔,一件衣服都没穿。

 

SWIFT的总部虽然位于比利时,但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美国纽约、瑞士都设有交换中心,每个中心互联 , 实时共享所有信息。

 

掌控纽约中心,理论上就有了信息后门。只要老美愿意,就能够非法监控到所有以SWIFT为渠道的交易数据。

 

可以说,在老美的眼皮底下,全世界超过一万家银行没有秘密。

 

所以,不管是从经济安全还是从信息安全的角度,中国都必须尽快建立起SWIFT的替代品。

 

2015年10月,中国上线运营了“跨境支付系统”(CIPS),为境内外金融机构的“人民币”跨境和离岸业务提供清算服务。

 

如今,这个系统的直接参与者有31家、间接参与者超过800多家,覆盖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

 

数据看起来还可以,但是跟SWIF相比显然还是不够的:2018年,中国的CIPS共处理各类业务144万笔,金额约3.9万亿美元。注意了,这是一年下来的总量。与之相比的是,SWIFT平均每天传递的信息量为3131万笔,平均每天金额5.4万亿美元。

 

CIPS只是一座桥,流量大不大,关键还是要看人民币的国际化程度,世界各国人民是不是非常愿意持有人民币。

 

之前,中国持续开展双边货币互换,逐步放开资本账户,打通更多人民币回流通道,人民币的国际化程度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但相比美元的霸权地位,人民币的路还很长很长。

 

说到这里,你就能明白香港对于中国有多么重要了。作为全球第一大人民币离岸中心,香港绝对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桥头堡。香港衰败了,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千万不要以为香港的后退,就是上海、深圳的胜利。失去一个繁荣稳香港,我们取得全球领导权的时间,一定会滞后。

 

这也是为什么,在前阵子公布的十四五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支持香港香港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中心的地位,支持香港建设国际创新科技中心。

 

这些多元、综合的定位,就是为了给香港开拓出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中国未来的挑战还有很多。

 

只有掌控这个世界的话语权,掌控制定规则的权力,才能算是真正的强大。

文:黄汉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