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疫情日记:时代一粒尘落在美国人头上,就是一座落基山

国疫情日记 第二篇  

作者:芳芳·菲克纽斯

今天的纽约是空城一座。天气不见转暖的迹象,透着刺骨的阴冷。

今天一位护士朋友发来一张照片,我吓得不敢打开它看:

护士朋友近乎崩溃地哭着对我说,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象:人的尸体被装进尸体袋中,草草地扔进冷藏车。

从昨天夜里到今天白天,尸体一卡车一卡车地往外拉。

这是人间地狱。

另一边,是政客领导们的隔空斗嘴。一边是什么都不懂的特朗普,一边是也藏着小心眼的纽约省委书记科莫。

前几天还口口声声说复活节前能复工复产,不知道疫情这么严重他哪里来的勇气去复工复产。这种为了GDP就能草菅人命的政府,不要也罢!

只要是有人站出来说出实情,鞭笞政府的抗疫政策,就会被禁言被打压。

这今天闹得沸沸扬扬的华裔医生被解雇的事儿就说明了一切。

华裔医生Ming Lin其实并不算是他工作的那家医院的员工,而是一个名为TeamHealth的医疗人力外包公司的雇员。该公司与他所工作的医院有合同,负责给该医院提供急诊科的医护人员。如今,也是这家外包公司中止了与Ming Lin的合同。

来自Ming Lin的说法则是,他就是因为上周曾找媒体曝光医院的问题,并持续发帖批评医院的工作不足,还拒绝了医院方面要求删帖的要求,导致医院方面找到了雇主,要求雇主开除他。

又一个吹哨人被开除……

删帖,禁言,开除……

这一系列动作是多么娴熟?

在一个健康的社会里,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

疫情早在1月底就爆发了,但直到3月底我们都没有准备好认真应对!

一边是联邦政府抗疫政策的错错错,一边是基层系统的瞒瞒瞒!

这个国家已经失速,股市崩盘,接连熔断,联邦与地方政府离心离德,互相攻击。

而这个国家的掌舵人却朝令夕改,对局势完全失控。

上周还口口声声称要在复活节前让美国复工复产。

这才过了几天啊,随着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暴涨,又出来说不期望复活节前能复工:

不过这家伙倒是有一句话说对了,就是America First :
.

.


.
这可能是他唯一践行了的竞选口号:让美国事事都要第一,包括新冠确诊人数。
.

.
真牛逼!
.

除了无耻的政客,令我们愤怒到发抖的还有那些前后矛盾只会带节奏为政客洗地的媒体和KOL们,

前阵子还拼命说健康人不用戴口罩 :

这两天又开始改口称健康人也应该戴口罩防护自己了:

这是我们美国人最可悲的一点。在这个国家里完全没有新闻的自由,一些媒体成了党/的/喉舌,要么是帮民主党攻击共和党,要么是帮共和党攻击民主党。

极左和极右的媒体都有着大量的铁粉和簇拥,他们就能利用信息洪水对民众进行洗脑以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

今天美国的死亡人数已经到超过了2500人了。

这不是2500个死亡数字,而是2500个活生生的生命。

他们有家庭,有亲朋好友,有自己的社会位置。

这不是死了2500人,而是一个人悲惨死去,重复了2500遍!

时代的一粒尘,落在一个美国人的头上,就是一做落基山

我不明白为什么天天喊着全球称霸的这个国家,竟然被一场疫情打回了原型?!

我们每年花掉7000多亿美金去维护军队,却被0.75美金的口罩难住了。

有些国家给我们留了足足近两个月的准备时间,结果我们还是被病毒打得一塌糊涂!

我告诉你为什么我们输得如此惨,如此措手不及。

因为病毒对美国是一个近乎完美的敌人,他不能被航母、核弹、无人机、精确制导炸弹毁彻底毁灭掉,也不会屈服于我们的美元霸权、石油霸权、贸易霸权,对付他,只能靠全国上下统一动员,自律的国民,顺畅的物流和大数据体系以及联邦政府一颗把人民生命放在首位坚决抗疫的决心。

而这些我们都没有。所以我们输得很惨。弄了个全球疫情第一。

今天几个纽约的医生朋友跟我说,他们在Facebook上在Twitter上发起了众筹,让好心人们能捐赠给他们防护服。他们说如今的美国政府给他们的防护装备太缺乏了,和国外某些国家的装备比,我们像个第三世界国家的水平。他们不想死,于是只能求助于社会了。

护士朋友发给我的照片,她们已经被逼的要拿垃圾袋当防护服了!我们的政府在哪里?!

在我老家布鲁克林的医院,护工志愿者们只能这样防护自己。他们已经开始向民众求助募捐口罩和防护服。

但是问题是,当下的美国,普通民众都自身难保,谁又能出来补上他们这么大的专业设备的缺口呢?

反观外国,在大洋彼岸有些国家,他们的医护人员装备齐全到几乎是武装到牙齿。

大洋彼岸某国海关边检人员的装备都比纽约医院的医护要齐全!

美国这几年在民族主义爆棚的统领影响下,疯狂发动贸易战,当时一堆极右高喊着MAGA,厉害了我美利坚,一副要大国崛起重回世界霸权的的样子,现在倒好,我们自己却如此狼狈不堪。

这帮挥舞着民族主义的极右,打碎了全球化的进程,拆掉了本该顺畅的国际合作体系,却把美利坚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硬生生给葬送了。

到如今,我们这个世界上第一的发达国家还需要一个发展中国家来援助医疗物资。

丢人啊!这是多么的丢人!

晚上回到家,给我的15岁的拉布拉多换药,他腿上的脓疮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

唉,阴冷的曼哈顿上空阴云密布,今夜又是上百个无辜的冤魂要在大街上游荡。

此刻的Park Ave大街的一个公寓里,一人一狗一台电脑一只手机,我们要在这乱世中相依为命。

我是芳芳,这是我的美国疫情日记 第二篇

我将在这个公众号里连载美国疫情日记,争取写满60篇

注:特约作者 芳芳·菲克纽斯,早年在纽约港当过装卸工,1978年考入纽约大学文学系,毕业后分配到NBC电视台工作。现任布鲁克林作协主席,联邦作协委员,一级作家。代表作品有《View》《Soft Bury》。从昨天开始,她开始创作美国疫情日记。和国外某个作家不同的,她写的故事里都有相关正规媒体的报道作为证据。